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游戏资讯

王者荣耀的时评_对于王者荣耀篡改历史的看法

时间: 2021-11-03 19:17:2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批判《王者荣耀》:菜刀杀人难道要怪菜刀

批判《王者荣耀》:菜刀杀人难道要怪菜刀

文/郁风(作者郁风,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天走在街头,如果看到有人将手机横屏并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那么他多半在打《王者荣耀》。这说明这款手游在当下的火爆程度,已完全不亚于二十年前的《拳皇》《魂斗罗》,或是十五年前的《CS》《红警》。(《王者荣耀》游戏操作界面)与此同时,我们又看到了和历史惊人相似的景象:十几年前,专家学者们忧心忡忡的将游戏机、电脑游戏斥为精神鸦片毁了下一代,如今,他们又抛出了相似的论调,只不过矛头所指的对象换成了手游。以杭州某中学老师的讨伐檄文《怼天怼地怼王者荣耀》为代表,更是将以《王者荣耀》为代表的手游直斥为新时代的黑网吧。今天,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当年那批专家:你们错了。作为玩着电子游戏长大的一代,他们并没有如专家所说的那样垮掉,而是健康地走上社会,成为社会中坚力量。而被专家视为洪水猛兽的电脑游戏,如今也成为一个规范发展的产业,有了正规的电子竞技项目,创造了不少经济增长和就业岗位。今日玩手机游戏的孩子们,是否会如老师学者所担忧那样垮掉,时间会给我们答案。那位杭州中学老师在她的文章中,列举了几个学生因沉迷《王者荣耀》和家人反目,盗用父母血汗钱的事例。这些事情我们在日常新闻中也有所耳闻,也确实耸人听闻。但一个最浅显的道理,这位老师不会不明白:用菜刀杀人,难道要怪制作菜刀的人?因为沉迷《王者荣耀》导致身心受损,不去反思孩子自己的自控力,不去反思家长的教育引导,却一味将所有责任推到《王者荣耀》和整个手游开发商身上,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这位语文老师在文章中无不痛心疾首的指出:我比很多家长,都要痛恨看到孩子们沉迷手机的样子:那种专注、那种迷恋、那种爱慕、那种笑逐言开那种表情是我们一直渴望从孩子身上得到的,也是他们一点点都不舍得给予我们的。那么,是不是有必要问下:孩子们为什么宁愿把爱倾注于一款游戏,也不愿意给家人,不愿意给老师?在孩子精神空虚的时候,家长是抽出时间陪伴,还是直接简单粗暴的将手机丢给孩子?在发现孩子沉迷于《王者荣耀》的时候,老师与家长有没有抽时间,来了解这款游戏吸引力究竟何在?简单粗暴将《王者荣耀》视为洪水猛兽,而非在详细调研的基础上对孩子们加以正确引导,甚至像某些老师所做的那样,禁止学生谈论此游戏。殊不知青春期的孩子都具有逆反心理,越不让他接触,他反而要接触。当然,作为游戏开发商的腾讯,对于孩子们沉迷《王者荣耀》虽负不了主要责任,但却无法免责。学生毕竟缺乏自控力,游戏厂商针对未成年人应该有相应的限制措施,比如采用设置反沉迷机制:当未成年人玩到一定时间后获取积分金币渐渐减少,乃至强制下线。比如严格落实实名制,区分不同年龄段的玩家。但以我亲身体验,腾讯虽说在5月份推出了号称史上最严实名制,宣称不实名认证将无法进行游戏,但我的两个账号均未进行实名认证,照样畅玩无阻。腾讯这种雷声大雨点小,口厉而实不至的行为,实在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游戏厂商应该做的。未成年人可以继续不受限玩游戏不说,对那些花费时间提供宝贵个人信息做了实名认证的玩家,也是不公平的。手游开发商需要尽到自己的社会责任,但它们毕竟没有原罪。正如某些人说的那样,就算落实了实名制,未成年人一律不得游戏,但他们还是可以利用家长朋友,乃至网络获取的身份信息做认证。这种情况下,家长老师的教育引导显得更为重要。用爱让孩子发现比《王者荣耀》更重要的东西,比一味的堵和禁有价值的多。限制未成年人手游时间如何做?请看荔枝锐评同题评论《》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玩《王者荣耀》的这两年

玩《王者荣耀》的这两年

|ABC|有人离开,有人回来,这是一种适用于生活方方面面的常态。22岁的大钊和他虚拟世界的朋友们仍然会约定好时间在“王者峡谷”开黑,他不觉得这是一种信仰或坚持,只是另一种“常态”,“那些离开这款游戏的朋友,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玩王者成为了大钊的一种生活习惯“原来我竟然这么长情,而且还是对一款游戏!”大钊看到腾讯官方公告《王者荣耀》两周年庆时,他在语音里对着队友自嘲道。那边传来嘻嘻哈哈的声音,你跟上一任女朋友处了也没这么久吧?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大钊骂骂咧咧,最后以一个”滚“字结束了这段尴尬的对话。他形容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因此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要彻底从一款游戏中走出来,不是说退就能退的。”大钊就这样玩着玩着,一直来到了《王者荣耀》两周年的节点上。1.大钊给自己贴了“英雄联盟爱好者”、“从小玩腾讯游戏长大”的标签,他觉得,玩《王者荣耀》大概算是一种注定。第一次邂逅《王者荣耀》是在2015年底。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埋头玩游戏的朋友随口一说在玩《王者荣耀》。他观察了一会儿,心想跟《英雄联盟》差不多。“手机上玩MOBA也能像键盘一样6吗?“他心里不是没有升腾起这种对于新生事物的疑惑,但也仅此而已,他并不打算去深入研究。实际上,当时整个市场环境相对保守。手游MOBA的概念恰逢兴起之时,正处于星星之火,尚未燎原的态势,不仅业内对手游MOBA有诸多疑虑,玩家对于MOBA品类在触控设备上的体验也是将信将疑。到了2016年1月底的某天,大钊跟4个朋友在家里聚餐,酒足饭饱之后,一群20来岁的年轻人自然是不安分的,坐着无聊,总得找点事儿干。“来来来,找点乐子。”有人兴奋地提议道。“我们这里刚好5个人,不如一起‘开黑’!”“怎么开?”正在厨房洗碗的大钊走到门口朝着客厅里的一帮“懒人”喊话。“当然是在手机上啊!”从那天起,大钊便正式开启了他的王者峡谷之旅。他依稀记得选的是“亚瑟”,因为他有丰富的MOBA游戏经验,套路、打法心里都有底,第一次开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遭遇,但也不乏印象深刻的体验:手机玩MOBA确实很新鲜,操作感不如键鼠的组合,对玩家的意识和走位要求不低。时至今日,《王者荣耀》已经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不仅成为手游MOBA领域的“独角兽”,而且其影响力也数度冲出游戏范畴,上升成为全民热议的社会性话题。按照手游的生命衰减周期来看,即将迈过2周年这个坎《王者荣耀》,依然能在日活跃用户、营收、全球榜单等方面有亮眼的表现,这是每一款游戏都向往的成绩单。2.“真正说来的话,我选择玩《王者荣耀》,也有一些小私心。”尽管大钊成为一名“召唤师”,是来自朋友的召唤。每个人在成长的岁月里,对人对事都会有自己的习惯和原则——玩游戏这件“小事”,同样会受此影响。大钊的“小私心”是指符合他个人的游戏偏好。大钊是95后,他们这一代打小就跟端游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从DNF、CF、《QQ炫舞》、《QQ飞车》、《天涯明月刀》到《英雄联盟》,大钊几乎对腾讯出品的游戏如数家珍,这些游戏都曾在一定的阶段里成为网吧的霸主。这么多年来,市面上对于腾讯系的游戏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大钊认为,他们家的游戏起码保证了社交,“因为身边很多朋友在玩(他们),无聊的时候就可以拉着朋友一起玩。”伴随着电脑逐步普及化的这代人,在虚拟的游戏世界维系共同的兴趣点是他们通行的“社交新礼仪”。在一定程度上,《王者荣耀》也受益于新时代对于多元社交方式的追求,并且经由社交需求带动,形成了中后期的繁荣时刻。在对《王者荣耀》不够全面了解的情况下,MOBA经验缺失的玩家需要付出学习成本的。大钊第一次的王者开黑还是很顺利的,他飘飘然地炫耀起这背后的“秘密”:“我好歹也玩了两年的《英雄联盟》,累计打了2000多场,对英雄和技能都相当熟悉……”言下之意,他的经验可以快速地降低学习成本。“亚瑟”是大钊玩的第一个角色,也是让他印象深刻的一个:“它很像英雄联盟的(德玛西亚)‘盖伦’。比如,‘亚瑟’的二技能‘回旋打击’对应于‘盖伦’的‘大风车’技能(转圈)。”“亚瑟”是大钊玩的第一个角色从大钊的角度而言,站在自己已有的高度或说积累来看待此事,无可厚非,但是,经验主义最终都要回归到实用层面——也就是游戏的本身,“我后期还是花了时间去了解王者的英雄和技能。”与此同时,大钊显然对MOBA手游的概念也十分好奇,在手机上完成如此庞杂的操作和走位,这种新鲜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驱动着他投入时间和精力,“如果我想坐地铁的时候开一局,《王者荣耀》相较于《英雄联盟》的优越性,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随时随地都能开黑,就冲这个点很多人就难以抗拒。”大钊说。3.起初,“随时随地开黑”并不是一个鲜为人知的概念。图片来源网络大钊从来没有预想过有一天能够在手机上5v5开黑。这种感觉很奇妙,一如智能手机第一次将打车、团购、支付等新的生活方式摆在我们面前一样。作为较早接触王者的玩家,他不觉得自己玩得早就意味着“走在了别人的前面”。“玩游戏需要优越感吗?”他反问道。大钊只是单纯地从普通玩家的视角,一路追随着《王者荣耀》两年的发展历程,看着一条原本相对寂静的马路,逐渐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人,最终演变成了“王者现象”。大概在今年的春节前后,大钊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生活片段里充满了“王者荣耀”的影像和声音。那一天,大钊要赶着去上夜班。下午4点多出门,远远看到小区楼下的花园旁,几张青春的面庞,探着脑袋,将另一个正在玩手机的年轻面庞团团围住,他们中间迸发出了“姐来展示下高端操作”的话语。大钊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最擅长的“花木兰”的台词,他会心一笑。时间再往后一点,大钊在轻轨上看到很多人埋头玩王者;跟朋友吃烧烤的时候,也总会听到或看到《王者荣耀》。最让他震惊的是,朋友的亲戚——一个40来岁的包工头,也整日流连于王者峡谷。当这些片段完整地拼合在一起,他意识到《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全民游戏。数字显示,《王者荣耀》今年春节期间的日活跃用户数高达8000万。大钊说,对于《王者荣耀》会成为爆款,他心里一直有强烈的预期。2016年3月,他的女性好友——一个讲话娃娃音的萌妹子说想做直播,他脱口便说,“直播《王者荣耀》吧!”那时候,大钊才玩《王者荣耀》的时间也才一个多月。好友照着去做了,倒也吸引了不少观众追看。他回忆说,当时除了身边的一群朋友时不时聊聊游戏技巧、一起开黑,《王者荣耀》远没有像如今这般产生出强烈的社会效应。玩家大概更关注游戏本身在传播层面的影响力。“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坑队友’。”他笑笑说。“有的朋友被坑怕了,后来流失也有这个原因。”4.“《王者荣耀》目前正处于MOBA手游的巅峰状态,玩得人更多了,适应的年龄层更加广泛。”他偶尔也会怀念那时的《王者荣耀》,尽管它在各方面都远不如当下。大钊说,以前玩的人没那么多,游戏环境更加纯粹,“更能体现玩家之间真正的竞技水平”。这个技术越来越纯熟的老玩家也承认,如今的《王者荣耀》在打法套路、开黑技巧、英雄重做以及画面优化等方面都处于最好的阶段。“《王者荣耀》整体玩法没变,后来陆续推出了克隆、迷雾等新模式,游戏对娱乐化内容的追求明显增多了。”不过,大钊说他很少碰这些内容,主要还是玩匹配和排位。这些新模式对他几乎没有特别的吸引力。他更在意的是那些看起来好看,玩起来又厉害的英雄们。“那会儿角色不够多,技能的安排也显得不够合理。”大钊以最擅长的“花木兰”举例。该角色于2016年1月1日上线。他形容“它相当于一把剑”,改版前的“花木兰”是刺客,也是极限输出担当,不需要出防御性装备。“它的技能飘逸,输出可观。我常常用它carry全场。”大钊说。“当然,‘花木兰’也不是没有弊端,它一旦受到限制,爆发没打不出来,就很可能导致团灭,变成我方以少打多。”“花木兰”重做之后,仍是刺客的定位,属性上有改动,变成了“剑与盾的组合”。“这样容错率更高,即使打不掉对方后排(双c),但是也能很好的限制双c输出环境,我方就能以多打少。有段时间,‘花木兰’几乎是非ban必选。”图为“花木兰”两年来,《王者荣耀》的平衡性在不断改善,一代补丁一代神,有的角色很强大,经过不断削弱之后,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强大。“官方只是给出英雄的定义。至于如何为英雄在团队中的定位、打法,更多是依靠玩家自己去开发和研究。平衡性这个问题,真的要看玩家自身的意识、走位和操作。”“现在的玩家更多了,角色的出装和打法也更多变。”他补充说。5.玩家越来越多,这是《王者荣耀》的现状;但是,有玩家离开了,这是它的另一个现状。“自己不是一个特别容易受到影响的人。”面对陆续有朋友离开《王者荣耀》时,他坦言。“他们可能喜欢上了其他游戏,或者对MOBA手游的新鲜感消退了。当热,最大的原因还是,分段的坑队友太多,常常这个匹配机制搞得哭笑不得。”而大钊觉得不如“再等等”,“我也玩了快两年了,不能说放下就放下。”与其说他不想人云亦云地退出,倒不如说玩王者成为了他生活习惯的一部分。大钊的信息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王者荣耀》里还有一群他不舍的朋友。他们来自江西、湖北等地,大家时常一起开黑。从线上到线下,他们从队友发展成朋友,甚至汇聚到重庆参加王者荣耀的城市赛,最终拿到第四名,与奖金擦肩而过。“但是,大家为了一个目标而不断冲刺的那种感染力很好,就像一股绳拧到一起。”大钊表示,这是《王者荣耀》带给自己生活最大的影响,在打发时间和寻求游戏快乐的同时,收获了朋友,感受了团队精神。另外,大钊还说,挺舍不得花了几百块抽的皮肤和英雄。他最喜欢“关羽”的冰封战神皮肤,“帅气有型,手感好”。同时,他对明年推出的融合了川剧变脸元素的皮肤也甚为期待。大钊自嘲地说,自己读书那会儿没怎么好好学,“《王者荣耀》现在搞得这些历史和传统文化的结合,我是没什么感觉的。”《王者荣耀》暑期发布的“变脸版角色”“但是,作为一个四川人,而且《王者荣耀》又源自成都,跟四川有关的元素多少会让我觉得亲近。”6.关于《王者荣耀》的未来,他说,这不应该是他一个普通玩家该去考虑的事情。他倒是希望游戏在不断优化和平衡的同时,能够增加更多相关的赛事。他平时热衷于追看KPL赛事,他认为这是游戏之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色,“玩游戏的朋友会一起关注比赛,作为一种话题延伸,学习最新的打法。”“在未来,《王者荣耀》的赛事,就像看篮球、足球比赛一样,成为我们生活的日常。”

男人的浪漫

男人的浪漫

随着刺客英雄孙悟空爆发极高的峡谷“国王的荣耀”,这一直是玩家的关注的焦点。无论是皮肤他多次返回或玩,它证实了他的高人气。这一次,他也迎来了自己的崭新的机甲skin-Zero·红色火焰。这个零红色火焰不仅是一个传奇的皮肤,而且还联合有限的皮肤被腾讯和卡通“定制”。虽然价格是1780点,第一周的折扣价格只有1430分。没有正式启动。0·红色火焰的商场在清晨1月8日,并将开放购买,直到3月7日。这一次,没有。0·红色火焰与机甲的感觉也让球员们“国王的荣耀”的。像前面几个机甲皮肤,如:世界末日Mech-Lu布鲁里溃疡,无限Hurricane-Mozi,末日Mech-Sun Shangxiang,无限Hurricane-Xiahou Dun,等等,都有独特的签名获得武器和华丽的动作。玩家的认可和赞扬。这时间,机甲阵容目前销售终于迎来了刺客的最后一块拼图,补充mech five-row阵容。因此,学生想让机甲的five-row阵容,不利用这个机会的第一周迅速购买,这样对面可以看到机甲小队。0号的原始绘画·红色火焰皮肤由官方包装艺术家Morishita Bandai,除了完美的展示了高光泽的照片没有。0·红色火焰,也给玩家带来了新的世界观设定,同时保留的传统形象孙悟空虽然显示背景鸡蛋,它也增加了更多的机甲特性这个经典角色惩罚邪恶和促进良好的中国传统: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战斗机甲,他委托的重要任务着手根除邪恶联盟的旅程。卡通人物形象设计的官方设计师Ajitsu 6月国王的荣耀团队通过进一步处理,关注这机甲战争神的英雄姿态,并继续把英雄孙悟空气质,这是国王的荣耀——没有的特点。·红色火焰从天空降落,挑战随之而来的危机,一个无所畏惧的态度,与信仰的力量和无限的勇气。的音频和声音效果,它关注机甲的核心概念,并集成机械或高科技核心音效和灵活的元素,这是王像。电声乐器、重金属风格现代音乐来模拟一个活泼的气氛。技能和特殊效果,围绕机甲的风格,三维元素的技术选择,和机甲的绘画结构作为主要设计结构的特效显示英雄孙悟空的性格与火焰。在所有的机甲皮目前在国王的荣耀,孙悟空是0·红色火焰是唯一的丛林皮出售。也许在排位赛的过程,可以想见,他拿出机械孙悟空皮肤,立刻成为队友的大腿,皇帝在野外,敌人的恐惧。谁能抵抗这个“男人的浪漫”。无论是个人,还是送朋友,促进团队友谊,甚至说服女孩实现的愿望“野性的王”,他们是高度推荐。简而言之,日常使用的孙悟空的英雄率高,,你就不会输钱当你开始这机甲的皮肤!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