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游戏资讯

天涯明月刀一条ip_天涯明月刀(手机游戏)

时间: 2021-06-03 20:05:51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国风IP——《天涯明月刀》的成长图鉴

国风IP——《天涯明月刀》的成长图鉴

这个故事引起玩家的激烈讨论,“你为什么喜欢/讨厌Gongziyu Mingyuexin”职位是持久的。顾和婷婷说,他们想表达的其实是一个更真实和三维人性。坏人可以忠诚的爱吗?这是一个好的人好吗?好人能使错误吗?——只有在冲突爆发的复杂人格可以更刺激,文学作品应该反思和力量。

同样让玩家津津乐道的还有《天刀》的国风文化。在游戏内,它做了详尽的文化包装,玩家喜闻乐见的白马叫“白公子”;天衣系列的三套衣裳“祈年”“紫宸”“未央”分别是明清、北宋和汉朝的宫殿名字;真武门派的镇派武器叫“负阴抱阳”与“内圣外王”;而在游戏外,团队先后和敦煌、故宫、上海京剧院、张家界等地联动,还准备在游戏中建设一座以湘西芙蓉镇蓝本的特色家园:「天衣别院」。

天衣别院的顾问是清华建筑系的教授刘畅。在芙蓉镇考察时,顾婷婷一边和他吃土家腊肉,一边讲述天衣阁阁主苏夜来的故事――她是大宋第一女设计师,整日云游四海,会把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做成衣服,这也是游戏对外观时装的包装。于是刘畅在店家的账单背面口占了一首七律:

「百岁板庐万岁山,土家腊胙几家烟。长发织成青衫软,芙蓉拭却刀光蓝。心弦一曲藏徵羽,足迹三行连暑寒。闲看明月穿今古,只羡夜来不羡仙。」

芙蓉镇是起伏的地形,和很高的步骤。一路上,刘畅走到台阶上,转过身来,指示“Tiandao”团队重建和恢复最近的民族文化历史。不要改变任何东西。事件后,在去机场的路上,考虑这种情况,顾婷婷给背五个单词的一首诗:

「常作《水经注》,又仿霞客行。古楼寻秀色,边镇话月明。挥毫诗成就,拾阶人叮咛:文脉源流长,草木总关情。」

《天刀》对于国风元素的重视和理解可见一斑。而这些属性,也让玩家即便离开了游戏,也会始终关注它的故事、服饰和衍生内容。

杨峰说,每次发布会结束后,他都能在评论区和发布会现场,看到不少熟悉的用户。他们或许已经AFK,但仍旧会祝天刀越来越好。「他们就是我们的IP用户。」

有了这样的基础,《天涯明月刀》的手游征程,也就此拉开大幕。

从团队架构开始,杨峰就展露了他的野心和决心:端手游团队不分家,核心Leader和团队骨干拉通覆盖,资源充分打通,团队享受同一套利益分配机制。「我们做的不是端转手,而是同一个IP项目组。况且我们只有200人,我不愿意舍弃端游。如果分家是无论如何也搞不定两个这么复杂的项目的。」

为了保留端游的美术优势,他们先用少量人力做了2年的技术探索,然后在优化方面下了苦功:移动端的性能基线实在太低,那么优化就决定了产品的品质上限。「就像半透明材质的开关就在那里,但手机没有风扇,没有水冷,一开就会发热、耗电、闪退。如果要做底层优化,又要改变大量的上层逻辑,导致版本很不稳定。」

「天刀端游时代自研引擎的大量从无到有的“源生代码”的经验积累,让我们在品质和性能的平衡方面有充分的理解和自信。但是,手游做高品质游戏的复杂度仍然大幅超过了我们一开始的预期……」

柏林,北极光引擎集团的技术总监给了植被在知乎的一个例子。gpu以来手机游戏不友好的植被,它们必须不断根据最新的技术升级。共享“地平线:零黎明”环球数码创意,顶点压缩技术在旧的纸…每次更新一波,植被两兄弟将re-pass所有植被,调整纹理模型,和复位,再出口,全面测试……前后6次后达到最终的效果。

为了实现理想中的效果,程序团队有时还要扛住制作人对上线进度的期望和压力。在端游中,团队试着实现过2次全场景覆盖树木的效果,但均以失败告终。杨峰建议团队优先实现其他的效果,但程序还是偷偷做了第三次尝试。看到了下图最终的结果,杨峰表示:「GoodJob!大家的坚持是对的。后面,上线时间进度的压力,我来更多的抗。」

最终,按照《天刀》手游引擎技术负责人刘冰啸的说法,他们基本还原了端游超远视距的远景表现,保证了云海等技术点的特色,还升级了端游基于物理光照单位的Lighting方式,在暗光下的表现甚至优于端游。

《天刀》手游实现了GPUDriven的渲染管线

的世界观和剧情,他们合并手机游戏和手机游戏的时间表,但他们犯了一个不同的球员的定位:手机游戏玩家出现5年前,已成为一个著名的英雄;和移动游戏玩家羽翼未丰,要慢慢地交朋友,和他们面临的叙述更分散。这样,移动游戏玩家体验不同角度的情节,和全国人大遇到场景是不同的。其文化包装也延续了IP的民族风格定位,就像四个测试的名称,它已成为一个小诗:“听小房子的春雨,河流和湖泊在哪里不飞。谁邀请葡萄酒明月,我走向世界的尽头。”

在游戏方面,他们也必须尽最大努力”继承结束游戏的本质,而涉水一条不同的道路。”杨冯说,许多规划师将推荐一些国内手机游戏玩法和系统的其他游戏,但他经常问道:你知道游戏的生命周期及其在整个定位系统?你了解这个游戏的用户参与率和趋势变化?是它的有趣结构一次性低重复,或者是有趣的连续和可回收的?…

就这样,《天刀》手游打磨了整整4年,这超出了绝大多数MMO手游的开发周期。

2020年10月16日,《天刀》手游正式上线,立刻拿下了免费榜第一,新增用户不到一个月就超过了千万,而且50%以上都不是传统RPG的用户。之后它还多次登顶畅销榜,成了北极光多年以来收入峰值最高的产品。

杨冯的野心和“天剑”团队不止于此。杨洁篪冯说,2021年,终端游戏想要进行新一轮的技术升级,和挑战质量接近3在国内终端MMORPG游戏;后来手机游戏也将继续恢复更多的终端游戏功能,在游戏和持续创新和优化,操作和平衡。他们还讨论了无数的开放世界,拆除一个又一个的游戏在独立的开放世界,并分析他们是否能找到一个循环,支持在线游戏的长期经验脱光后一次性经验:“在短期内,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源开始新项目。然后,如何扩大明年年底,我们将试着打开世界的新地图演示结束……”

而顾婷婷们带来了,也远不止这些。

这个团队的工作热情依旧令人发指。安柏霖在知乎上说:「虽然每天工作量都很大,但我每天早上醒来就很盼望着上班,迫不及待的到公司开始梳理策略,看数据和写代码。」顾婷婷则告诉团队,如果写的东西连自己都不嗨,不兴奋,讨论起来眼睛不会发亮(她说眼睛发亮不是文学描写,而是活生生的物理现象),甚至早上起床一想到上班就很不开心,那就可以考虑辞职。不过她对此不太担心,因为文案策划们一直都在进步中,常常有人写完一段内容就要哭上一场,「就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终于打动了自己。」

一款似乎可以只做2年的手游做4年,难道他们一定能挣超过两倍的钱?他们真的不在乎历史开发成本?……

杨洁篪冯说,他们不会简单地羡慕那些团队在短时间内赚更多的钱。“我们选择这条路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也喜欢它。如果我们的积累,未来的回报和增长并不像预期的那么好,我们愿意赌输。当然,我们不会盲目的,关起门来工作,放弃积累积累。在角落,超车的机会。每个团队都有一个适合每个团队的风格和路径。该公司是非常大的,应该容纳更多的可能性。”

顾婷婷说,《天刀》IP的价值理念除了善和勇,还有她很喜欢的一句话:知其黑而守其白。「我知道事情是那么复杂,世界是那么多变。但我还是愿意坚守自己的选择,让选择决定我的命运。」

她觉得文化作品往往超越现实,这条理念对她的日常生活不太适用。但现在这样看来,这群人本来就不只活在现实里。她所描绘的,是理想主义者的心声。而正是这群非常轴,非常理想主义,非常纠结,非常强迫症,硬生生创造了这个IP,创造了天涯明月刀的世界。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

断桥残雪不是临安,不是杭州,所以也没有断桥的景,却有雪,鲜红的雪。一步一个脚印的从远方夕阳尽头走来。那是一张苍白的脸,配以苍白的手和刀。在茫茫落日的余晖下,你可以想象的出这是一幅多么孤独的画面,幸而我们的傅红雪不是对着倒影练剑的独孤求败。前进一步,或许就是死亡。后退一步,或许仍然是死亡。傅红雪没有停止,正如他在变成品尝饭菜一样,菜肴简单,他吃的很慢,很仔细,但筷子没有停下来。直到某一天,傅红雪武功尽失,再也无法挥刀,他仍会拖着残废的身躯缓缓迈进。这一次,傅红雪要去的地方是凤凰集。人在天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我不知道此处的最后一句到底该读成断肠、人在天涯,还是断肠人、在天涯。我们听不到元曲真正的唱腔顿挫,但我在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我是以前者的语气来阅读的。这首诗早在初中我就学到,那个时候,让我引起联想的,便是傅红雪。傅红雪去过几次天涯。最早是在十八九岁,在边城,那里是北疆的天涯,黄沙满天。这次的天涯则是在三十七岁时所到达的某种境界。无我,无杂念,刀人合一。天涯是一个很棒的具有理性思维和抽象空间的词,任何人在自己的想法中都有一个天涯。傅红雪的天涯就是:“我没有朋友。”三十七如今三十七已然成为我的一个图腾或者信念了。它的由来是由于《》。小说中我所能记忆的应该有两次出现这个数字。第一次是杜雷调查傅红雪的资料,记录在一张纸上。“傅红雪。年龄约三十六七岁。特征右足微跛,刀不离手。武功无师承门派,自成一格用刀出手极快,江湖公认为天下第一快刀。身世家世不详出生后即被昔年魔教之白凤公主收养,是以精通各种毒杀暗算之法.犹独身未婚,四海为家,浪迹天涯。性格孤僻冷酷,独来独住。”第二次则是公子羽和傅红雪的对话。“公子羽道:“你已有三十五六?”傅红雪道:“三十七。”公子羽道:“你知道我有多大年纪?”傅红雪道“六十?”公子羽又笑了。一种很奇怪的笑,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和哀伤。傅红雪道:“你不到六十?”公子羽道“我也三十七。””三十七在我生命中已成为不可缺少的一份子,它所代表的是一种成功,那便是像傅红雪一样在三十七岁时名满天下。月无心明月本无心,那个女人却叫明月心。我直到近些日子才明白明月中心的意思。我看到一张歌唱专辑名字叫月天心,我茅塞顿开。所谓的心,并非指的是(此中言语一时无法表达),而是明月正在天涯上空的正中心。然而明月是否真的能在天中心呢?我想古龙的用意是为了让这部心血作品更加华丽多姿,毕竟这是一部有诗意百读不厌并且深有哲理内涵的作品。一刀动风雷曾经有个网友在网上列举了几场古龙的经典决斗场面。我在后面留言,杜雷和傅红雪的决战并不比李寻欢和上官的对决逊色。杜雷只是一片绿叶中的一片,他的出现完全是为了烘托傅红雪的冷静和沉稳。但杜雷的描写也成功而出色,杜雷不是纸扎的,一刀动风雷这么一个名号不是可以信手得来的。时间:从下午到黄昏地点:倪家废园的六角亭人物:傅红雪和杜雷倪家废园是个好地方,因为它早已没落,杂草丛生,荒无人烟。在拙作中《唐璜和罗亭》中就借用了古龙的这块宝地。傅红雪等待的地方正是六角亭。他静静矗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白杨不问。白杨无语白杨无情。”文中的白杨我们可以看作是傅红雪的化身。夕阳渐下,拉长了傅红雪的影子。杜雷来了,来迟了,迟来总比不来要好。迟来也有很多原因,害怕可能就是其中一条。不过接下来,我们看到一段精彩的对话:“杜雷道:“我来迟了。”傅红雪道:“我知道”杜雷道:“我是故意要你等的,要你等得心烦意乱,我才有机会杀你。”傅红雪道“我知道。”杜雷忽然笑了笑道:“只可惜我忘了一点。”他笑得很苦涩:“我要你在等我的时候,我自己也同样在等!”傅红雪道“我知道。”看到这里,我不由拍案叫绝。杜雷自以为计谋得逞,却不料任何的诡计对于一个无欲无求的人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结果对于小说本身只是起到烘托的作用,重要的是傅红雪的等待和对峙的过程。我不日前粗略重看了一下小说,我看到如此一段:“后园的角落里有扇小门。傅红雪是从这扇门进来的,杜雷也是。他们没有越墙。小径已被荒草掩没,若是从草地上一直走过来,距离就近得多。”这段话看似不经心,其实是点睛之笔。就连杜雷自己都说,傅红雪是他尊敬的人。所以他们两个个都不会作出偷偷摸摸事,要比试就堂堂正正的从门而入。一条曲折荒草满布的小径在潜意识中是比喻两人相似有不同的坎坷经历。冲着这一点,我想这场觉得入选优秀的决战也是不为过的。旧时王谢堂前燕燕南飞来了,沉醉不知归途,在一阵谁也听不懂的梵歌中,飘进屋子。他的衣衫火红一片,仿佛是怀春少女脸颊扬起的绯红。千万不要羡慕他,出场的派头那么大未必是件好事。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作个傀儡?所以燕南飞的下场是个无奈又心酸的悲剧。燕南飞是个好小伙子,自信自负,但他的悲哀就是被公子羽利用成为一个替代的木偶。傅红雪只是个例外,若换作你我是燕南飞,武功卓绝,相貌初衷,你会拒绝公子羽的诱惑吗?我想我们大家都不可以。纵观这本小说,燕南飞的出现,消失,再现到死亡,是一条隐藏的暗线。我们其实很难找出燕南飞真正的恶迹,所以我们不能把他定义为邪恶,他属于边缘,在进与退的抉择中犹豫不决。燕南飞本质不坏,也有一颗善良正义的心。在首尾两次决斗中,他都败给了傅红雪。他恳求傅红雪用蔷薇剑杀死自己,这有点像日本武士的切腹。如果对于燕南飞本身来说,这是不必要的,输就输,没什么寻死要活的。他之所以选择死亡,是因为他感觉到太累了,公子羽的名号给了他无形压力。他胜,他才可以活下去。他败,就算傅红雪不想他死,公子羽也会让他消失。但燕南飞胜的了吗?听见了吗?枯燥单调的拔剑声,一遍一遍,回响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燕南飞一定要杀死傅红雪,不为什么,只为了自己可以继续养尊处优下去。似有若无我一直不明白萧四无的四无除了无情之外,另外三无是什么,我绞尽脑汁,想到了荆无命的无命,杨氏兄弟的无忌无律。偶然一次,一个想法在我脑海闪过,所谓的四无,是否是似有若无的似无呢?落叶萧萧,似有若无。白衣。萧四无站在银杏叶纷飞的树下,专心致志的修磨自己的指甲。“上天入地寻小李,一心一意杀叶开”。小李已归隐,叶开也乘风离去,剩下的除了飞刀,还是飞刀。“萧四无道:“我的飞刀究竟有哪一点比不上叶开?”傅红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出手暗算我两次,第一次虽尽全力,却在出手前就已发声示警,第二次虽未出声,出手时却留了两分力。”萧四无也不否认。傅红雪说道:“这只因为你自己心里也知道不该杀我,你根本没有非杀我不可的理由,所以你出手时,就缺少了一种无坚不摧的正气。”他慢慢地接道:“叶开要杀的,却都是非杀不可的人,所以他比你强!”萧四无道:“就只有这一点?”傅红雪道:“这一点就已足够,你就已永远比不上他!”萧四无也沉默了很久,忽然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傅红雪并没有回头。走出一段路,萧四无忽又回头,大声道:“你看着,总有一天我会比他强的,等到那一天,我一定要杀了你。”傅红雪淡淡道:“我一定等着你。””从那一刻起,傅红雪的话在这个满脸青春痘的少年心里生根发芽。傅红雪对于萧四无的评价很高,“若干年以后,我和他再战,我是否还有战胜的把握?”萧四无也是我在小说中非常欣赏的一个人物,我为他所拥有的感到骄傲,可是毕竟小说是残忍的,萧四无的生命成全了傅红雪的快刀,他用死亡换回了傅红雪的清醒,说到底也是死得其所,重若泰山。这个少年有些冷漠,有些无情,他的骨头很硬。如果萧四无可以活到若干年以后,我希望看到一场真正面对面的决战。动了凡心的傅红雪傅红雪动了凡心,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菩萨对着满桌的佳肴流口水。傅红雪并不是神佛,他为什么不可以有爱。翠浓对于他来说,始终是一根刺,扎得他心头发慌。但傅红雪浪迹天涯十多年了,是该有个好归宿了。于是小婷出现了。很奇怪的是傅红雪的女人大都来自青楼,小婷也是个靠皮肉生活的女人。在与燕南飞、公子羽最后一战之后,傅红雪回归自然。一条清澈的河流,一个孤独的女人吃力的洗衣服。突然,一张苍白的脸倒映在水中,女人抬头,她发现傅红雪就站在身后。四目相对,傅红雪很难得微笑。这是小说的最后一幕,一个结局。傅红雪的凡心是出于真心诚意的爱,对翠浓如此,对小婷也如此,虽然他总是装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模样,但其实傅红雪的内心是很善良和温柔的。公子羽在看小说时,没有像往常读推理小说一样,我而是把自己和傅红雪融合成一体。镜子碎了,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我自己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公子羽。三十七岁的公子羽老成了七十三岁,是什么造成的呢?名声。利益。权力。世人都想要拥有的东西,将一个天才折磨至此。最后公子羽什么都得到了,却少了年轻人的青春。在我所读过的古龙的作品中,是个的人物,他的出现完全是个偶然性。他被赋予大侠沈浪传人的名号,但他活得如师如名一样潇洒吗?浪迹江湖,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用我主观的观点去看他,我欣赏他。但是心平和气的去思考,我会发现公子羽的自卑,并且悲观到了极至。他像个乌龟蜷缩在镜子里,欣赏着另一个公子羽的年轻和出色,他的确有才智,有心计,有武功,有身世,但他没有尊严,公子羽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竟然会轻易拱手让人顶替,换作我,打死也不干的。古龙在最后似乎也所改观,公子羽没有像燕南飞和萧四无一样死去,他最终还是活下来,幸福的生活。刀缺琴断刀光一闪,就一闪。弦音止,琴身断。刀光和琴弦让我想到一个很酷的刽子手,他叫姜断弦。刀缺是因为傅红雪的爱心造成刀身的缺口。琴断是因为傅红雪的领悟并且超越自我。我永远记得钟离在断琴处留下的纸笺上的留言:“刀缺琴断,月落花凋。公子如龙,翱翔九天。

《天涯明月刀》IP嘉年华:国风+电竞=武侠MMO新标配

《天涯明月刀》IP嘉年华:国风+电竞=武侠MMO新标配

从这些服饰和表演中,我感受到的是仪式感。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做到沉浸并不容易,但在一时一地,让人们愿意相信、投入一个依托于游戏的新世界,“仪式感”功不可没。从这个角度说,国风市集上的射箭、投壶、画扇是仪式感,盛典表演中的明星表演、主题服饰是仪式感,推而广之,《天涯明月刀》与古城开封、旅游胜地张家界的文旅合作,也是为了同一个目标。

毫不出乎意料的是,这种仪式感同样扩展到了电竞环节。

电竞赛场

最近几年,电竞热度持续走高。2018年,电竞成为雅加达-巨港亚运会表演项目,中国队两金一银的成绩让不少电竞爱好者激动不已。此后经历一番波折,电竞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许多人认为,这是电竞进一步接轨主流体育赛事、获得大众认可的重要节点。

有了大环境推动,各个游戏IP想在电竞领域占得一席之地,也就不难理解了。职业比赛方面,《Dota2》《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老牌头部赛事仍然吸引了大部分流量,而不少细分类型的电竞项目也在逐渐培养起独具特色的赛事和圈层生态。

与高强度、快节奏的职业赛事比起来,《天涯明月刀》走的是全民参与的路线。《天涯明月刀Online》端游持续举办的“剑荡八荒”赛会就是个不错的例子。“剑荡八荒”每赛季初赛、复赛玩家均可自由参加,根据胜利场次排名晋级,进入决赛阶段后才会采取较为“流行”的BO3、BO5淘汰制。为了让更多玩家参与其中,比赛还设置了观战直播间,玩家可以选取所支持选手的第一视角观战,并可参与各区比赛的结果竞猜。

2020年11月,“剑荡八荒”已经办到了第11届

在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的推动下,《天涯明月刀》手游的电竞生态也与端游一脉相承。嘉年华现场,“斗鱼虎牙对抗赛”全天持续直播,最终晋级的8强选手则在晚间的国风盛典上角逐冠军。最终,来自虎牙直播的选手“乡长”夺冠。

从现场感受来看,以MMORPG为基础的国风电竞,要在节奏、观感、对抗性等方面比肩MOBA、FPS等电竞赛事,并不容易。毕竟这个类型在核心玩法上就不是为了电竞而设计的,门派之间的平衡性是现场解说经常谈到的话题,而场地限制、技能对抗、比赛时间等问题也让它很难像头部电竞IP那样拥有策略性、节奏起伏、队友配合等精彩看点。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