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游戏心得

天涯明月刀中的面具_天涯明月刀OL中公子羽的面具是怎么做出来的

时间: 2021-06-03 23:04:59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行走江湖易容靠面具

行走江湖易容靠面具

2、我个人觉得戴面具这是一个很帅的动作,像公子羽面具半摘的那张画一样。所以建议加一个面具的快捷键,让人物有一个戴面具和摘面具的动作。

3、一张面具也可以成为一个标志。当一个帮派建立之后可以向官方提出申请制订一张这个帮派独有的面具,然后可以向其收取一定的设计费用;可以通过某些节日活动或竞赛将面具作为奖励,一种胜利者的标志。

4、面具的元素也可以添加到副本中,一个boss带着一群戴面具的小怪,后来boss打不过准备逃跑,就可以戴上小怪的面具混在其中,在暗处放机关陷阱什么的;或者一个boss拥有一张有着神秘力量的面具,boss在最后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选择戴上了这张面具,然后得到了非常强大的力量。

等等,关于面具的延展性其实很强,在这里我只是随便讲了几个。我记得公子羽主题站也有提到什么千人千面的。我觉得如果将面具这一元素设计的好,其实是可以成为天涯明月刀里面很棒的特色。

【杀手·杜枫】人皮面具

【杀手·杜枫】人皮面具

快活楼虽是镇上最大的客栈,但平日里也不过数十客流来往,这日不知为甚,竟是川流不息。到了夜里,这热闹竟是更甚,不肯散去。

杜枫走入去时已是明月高照,掌柜的正用白毛巾擦擦汗,客官,您好彩,最后一张台子,请。

靠墙坐下,杜枫轻轻扫视全局这么晚了,数十张台子还坐得满满当当。要说这些人都与鬼影相关或许不会,但要说那几路杀手未混迹其中,却是连小孩子也不信。

杀手榜第一百位,幼狮

会是靠门口那桌那个光着上臂,肌肉鼓起,正拿一把大刀剔着盘中肉骨头的年轻人么?杜枫想了想便判断不会。身为杀手,要是如此招摇,还没杀人,早便被人杀了。那,或许是它旁边那桌,那个笑嘻嘻的小和尚?那和尚的袈裟穿法根本不对,来路绝对不正,且一身出家人打扮,倒是令得目标失去提防的绝好伪装。但杜枫看了看那小和尚的手:手不稳,打滑,若不是刻意伪装,便也不是做杀手的材料。

杀手榜第二十,花雨,相对好辨认些。

花雨从前的战绩皆都是趁着目标不备,以暗器取胜。用暗器之人的装束与手有一定的成规,例如,一定是敞袖而不会用束袖;手指比一般持刀剑者要更长、更细、更灵活,如此等等。杜枫扫视一圈便锁定了与一群大汉坐在一起,喝酒划拳得正高兴的一个红衣姑娘有时候,故意高调地混在人堆之中,反而是掩饰自己的最好方法。花雨能在杀手榜排到前二十名,一定深谙其中道理。

最难判断的则是黑衣。

黑衣比杜枫的排名只低一位,从前的战绩亦是神出鬼没。有隐藏在目标如厕之地一击穿肛的;有自卖到目标府上为奴隐忍一年才出手的;也有谈笑之间使毒杀人于无形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黑衣是个男人,除此之外,便毫无线索。杜枫看了看大堂里那数十座客人,便告放弃。

真正令得杜枫留心的还是鬼影。杀手行规,若多人接下同一单任务,不得自相残杀,可以先动手者独取酬劳,亦可大家平分赏格。只要杜枫比其他人更快确认谁是鬼影,便可在此战拔得头筹,或许在杀手榜上的排名亦能更进一步。

鬼影是女人,一个很高的女人。

陪着云中燕查案至今,杜枫几乎可以断定。

杜枫亲自试验过,一个人若随身带着一张人皮,所散发出的那种混合着血腥,又渐渐开始发臭的味道,的确十分恼人。若是男人,为掩盖此种气味,或者也会下意识地买个味道浓烈的香囊香包随身带着。但,鬼影选择的那种草香,却出乎意料地,比浓烈的花香或粉香更好地中和了人皮的气味,两者合在一起,闻起来有种意外的森林气味,给人带来不错的心情。

杜枫认为,这是女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据云中燕所描述,鬼影七次作案时刀痕均为下挑,且刀口平整,可以避开动脉,不像是自高处跃向下的狙击。亦即是说,她比七位受害者都要高挑。有一次云中燕很是及时地赶到凶案现场,盘查了几乎每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均无所获。

杜枫认为,很有可能,是因为她漏了身形高挑的女人。

一种特异的香气,一则关于身高的推测,对云中燕来说,并不足以抓到真凶,将其定罪。

但对杜枫来说却已足够。

只要嗅到那种森林的气息,只要见到一个高挑的女人,杜枫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杀手。

杀手的天性,便是杀。

掌柜的磨蹭了许久,终于跑来,客官吃些什么?

最好的酒,配几个拿手菜。

可要上房?

不必去把我的马喂饱草料,我子时过后就走。

掌柜瞥了一眼时计,好,客官慢坐。

不一阵,酒菜便上来。

酒是好酒,菜是快活楼最出名的羊肉羊肉上散着一种很特异的味道,闻着像是某种湍急而腥臭的水流;一入口,酥软肥烂,令人称绝。

杜枫慢慢地夹着菜,慢慢地倒着酒。

此时距六月十六子时,还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足够做很多事,也足够改变很多事。

第一个走到杜枫面前的是那个红衣姑娘。她带着醉,这位大哥,今夜可需人陪?

姑娘

红衣女已借着踉跄扑到杜枫怀里,只要半两银子,保准服侍得大哥妥妥帖帖。

杜枫谈笑间把桌边自己的酒杯拿过来,送往姑娘的口中,姑娘想做生意,不如先喝了这一杯。

红衣女侧首回避,杜枫却直把酒杯向她唇边送去。

旁人看来,不过是负情浪子,在欺负一个流莺。

旁人目力不及之处,红衣女藏在桌下的足尖悄然,正欲上踢,脖颈却是一麻。

她这一脚踢上来,必将掀起一蓬花雨银针,或可取眼前人之性命,但自己必定也受重伤,且身份泄露,任务报销。

你是无痕?她轻声道。

花雨姑娘手下留情,我很感激。杜枫凑在她耳边,若姑娘暗器出手,杜某也无全身而退之力。

你一早便看穿了我?

彼此彼此。

我哪里不像流莺?

若姑娘不投怀送抱的话,还是像得很。但姑娘一入怀中,这筋骨柔软而皮肉坚硬,一摸便知是练武人,跟那些真正的皮软肉滑的窑姐儿怎么比?

花雨的面上飞起酡红,今次的生意,让给你。

多谢姑娘好意。杜某亦送姑娘一句西面那桌那位拿扇子的公子,可认识?

难道是杀手榜上排名第十的画扇?

非也。他对面坐着的那位年轻女子,不是人,而是傀儡。

花雨狠狠一震,唐门的人,怎会来此地?

恐怕与姑娘你,脱不出干系。

花雨神色一黯,个人自有个人命。鬼影命中注定,不是我的战绩。愿你得手。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