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游戏评测

天涯明月刀韩思思之死_【天涯明月刀

时间: 2021-04-24 23:04:38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猎户·苗天】百漠青犴

【猎户·苗天】百漠青犴

苗天怒火冲天,如果愤怒能够化作一把刀,他恨不能用这柄刀劈开天地!

他铁青在脸在路上疾走,不免冲撞行人,行人见到他满脸找麻烦的神气,刚到嘴边的抱怨又都默默地咽了回去。

但并非每个行人都欺软怕硬,苗天第三次撞到是一名年轻女子,哎哟一声,两道弯弯的月牙眉斜挑上去,便如眉钩尖上最利的那点,淬着蓝带着毒,瞪一眼便是一块肉。

苗天与那女子打个照面,双方都愣了愣。

是你!那女子愕然道,随即想起了什么,回首来路,又望了望苗天身后,一张俏生生的芙蓉面喜笑颜开,这条路你肯回神威了?

我确是要去神威。苗天却丝毫没被她的喜悦感染,冷冷地道:但并非回去领罚,而是要向神威讨一个公道。

什么意思?那女子又扬了扬眉,她每一扬眉脸色即变,这一回又变得审慎端庄,倒显得大了几岁,与苗天年龄相若。

事实上他们确是同岁,苗天呼吸间似乎都能感觉胸腹间的怒焰,他硬吞一口水压了下去,剔着眼睛上下打量那女子。

韩思思,与神威堡主韩学信血脉相连但她在神威内部得享高位,却不单是因为天生的血缘。此女心思缜密、极具智谋,苗天曾在她麾下厮杀过,心知她是有真本事的。

也罢,苗天想着,他满腔悲愤,本打算杀上门去找韩学信要个说法,一言不合大不了赔上这条命去,反正他叛门在先,如今也了无牵挂

韩思思细察他脸色,看出他郁结于心,当下柔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看,如果真是神威亏欠了你,我定能还你一个公道。

好。苗天沉声道,我信你。

他深吸一口气,便将那夜发生的事详述一遍:如何救下那昏迷的神威弟子,又凭借对山中地形的熟悉和多年狩猎经验布下陷阱打发了三拨敌人,最后更与一名神秘的黑衣人舍生忘死地过招,堪堪在鬼门关走了个来回!

次日一早,他见那神威弟子高烧不退,怕他熬不过去,匆忙收拾了猎物下山给他买药。山路难行,他卯时天初亮便出发,直到午时才急急地赶回来,等待他的却是血案现场!

小屋被翻得底朝天且不说,忠心耿耿的爱犬寄奴也惨死在门前,硕大的脑袋还朝向山脚的方向,嘴里死死地咬着一块红色的衣物碎片。

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神威铠甲内衬的衣物苗天痛苦得声音发紧,哽了哽才能继续说下去,神威要对付我,我无话可说,寄奴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连条狗都不放过!

胡言乱语!韩思思也怒了,当今天下乱相已显,山河飘遥之际,神威忙着保家卫国都来不及,谁会有空来对付你?

她这话说得有理,苗天忆起寄奴的惨状,本来怒气几要透体而出,被她一声喝断,倒怔住了。

此事必有蹊跷,韩思思没好气地说,多说无益,不如眼见为实。

韩思思随苗天回到林中小屋勘察现场。她在神威门中以心思细密著称,这点案子当然不在话下。

苗天已将寄奴草草埋葬在小屋门口的空地上,插了一块木牌为标记。木牌顶端被他削得尖锐,那片红绒衬甲便穿在上面,十分扎眼。

韩思思无需辨认便知那的确是神威服饰无疑。她看了一眼旁边怒气未消的苗天,却不理会屋外的小坟包,而是径直走进了小屋之内。

屋里一塌糊涂,到处都还是那场大战的遗迹,门板的残骸溅得到处都是。

韩思思循着显然被人翻乱过的物件,细细地又察看了一遍。

苗天只站在门口看了一会便默默走开。韩思思身上有种令人信服的气场,叫他很难去阻止她的翻查。

苗天一走,韩思思的目标却换成了小屋中唯一的衣箱。几件苗天的日常衣物下面,压箱底的一两件女装,应该就是西夏女若离的遗物。韩思思细细查看了下,拎起其中一件蓝底白花的粗布上衣,熟门熟路地在两边袖子掐指一捻果然找到了夹层。

韩思思当然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这衣中藏物是西夏暗谍的常用手段,当年苗天闹着要娶西夏浣衣女若离,门中便怀疑她是女谍,只是没找到证明的机会便被苗天二人逃离。今日她总算解开了这个长久以来的谜团,唯一不明白的是,为何西夏间谍要接近苗天?又是为何在若离死去之后,又有人冒充神威弟子前来查探?

韩思思在屋中百思不得其解,苗天在屋外看着爱犬寄奴的坟墓,随手拿起铁铲,给那微微隆起的新坟上添几?g土。想起当年归隐时有如花美眷与忠心爱犬,如今只剩自己孑然一身,正伤感中,空中突然传来怪腔怪调的男声。

哎呀哎呀,胖子又来晚了一步!

谁?苗天既怒且躁,也不管来人是敌是友,喝问出口,翻身就一铲子拍了下去!

他这招也是化用了神威的天煞枪,由身前旋转下拍,一招之间既有整个身体转动之力,又由居高临下的下压之力,最是难防难挡,仓猝间高手也易在这招之下吃闷亏。

来人却向后一退。

不如说向后一飘。

只见黄衫悠悠,半透明的纱衣在西垂的夕阳暖光之间融融地漾了开来,似足一朵空山之间既寂寥又热闹的云。

苗天对这一手绝妙的轻功视而不见不,昨夜黑衣人也是好轻功他恨乌及乌,二话不说又是一铲伏龙枪法。

住手!韩思思及时阻止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打斗,她奔出来的有点急,喘着气叫道:他是我请来帮忙的朋友,狩圣黄七。

狩圣黄七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号的人物,苗天这才停下手来,却仍是捏着铲子怒目横视他。

黄七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纱袍,确实有点胖,圆滚滚的胖脸上绽出一个苦笑,好脾气地无视了他。

韩思思与他低声商量了几句,便伸手去拿苗天手上的铲子。

眼看苗天又要不分青红皂白地发作,韩思思也怒了,斥道:今夕何夕,你以为这还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吗?

什么意思?苗天不明白,但韩思思这句今夕何夕让他记起她之前喝斥他的话,当今天下乱相已显,山河飘遥之际,神威忙着保家卫国都来不及,谁会有空来对付你?

一个愣神之下,韩思思和苗七就去掘寄奴的坟!

苗族田猛烈射击,汉族茜茜避免他尖锐的边缘。一把锋利的刀已经证明在黄琦在电灯的手腕和燧石,它已经插入到诸暨奴隶的坟墓。刀是黄琦著名的猎人剔骨的刀,用钩刀的尖端,结果一小部分奴隶的腿骨,突然雷声。看到小块骨头刀,黄琦忍不住哼了一声。眯着眼睛在他的胖脸瞬间扩大,脸上的肉挤压眼睑。

怎么了?苗天再傻也知道有问题。

难道黄七激动的声音都变尖了,竟真是百漠青犴?

百漠青犴是什么?苗天也愣了。寄奴不过是他捡来养大的小奶狗,虽然现在出落得威猛英武,幼时却又丑又秃;难不成,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汉茜茜把一只手放在苗族田的肩膀密封线,他又轻率地射击,用另一只手拿着剔骨刀和旋转它仔细,骨头的颜色是蓝色和绿色,符合传奇。别叫,我将告诉你原因。夏歌了士兵,因为伟大的歌神臂弓的力量,西夏的传输苍鹰没有展示的空间。十多年前,西夏人想繁殖传奇犬种Baimo Qingya。这只狗有良好的地形和熟人。它可以运行在一天晚上,数百英里,只忠于一个主的生活。情报事务可以带头。特点之一Baimo Qingya骨髓是蓝色的颜色。现在看来,他们真的养这种狗,但出于某种原因,你把它捡起来在这里照看房子。

苗天听得几乎翻白眼。

韩思思友善地拍拍他肩膀,此事必定和你那位死去的娘子大有关联苗天,你今年几岁了?你既然是个鳏夫,要不要再娶一门贤妻?你出身不差,又高大威武;我虽待字闺中、多年未嫁,但出身姿色,配你,倒也不差吧?

第三节共此灯烛光

燕云大漠之中,一片栉比鳞次的青色屋脊在凄凉月色下绵延开去。一只雪白尾翎的信鸽风尘仆仆地由远而近,在悬空的月轮前划过一道暗色的弧线,轻盈地投入神威门主韩学信掌中。

神威双姝中的另一位韩莹莹站在他身边,俏生生的面貌竟是与韩思思一般无二。

韩学信展信而读,越读脸色越是不对。

韩莹莹眼巴巴瞧着,不禁好奇问道:姐姐信里说什么?

荒唐!韩学信怒道,思思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荒唐了!

他随手要将信纸揉成一团扔了出去,韩莹莹轻盈一掠在半空抢过来,一目十行地瞥过。

也难怪韩学信发怒,韩思思在信中言及她偶遇本门叛徒苗天的经过,竟称她与苗天一见钟情,将在山中成婚!

韩莹莹哈哈一笑,姐姐要嫁人就由她嫁去呗。

韩思思和苗天这边的确是筹备得热热闹闹。

林间小屋被打扫洁净,整理得焕然一新,苗天亲手伐木制成了新的门板,这次是用同样粗细的圆柱形树干紧紧实实地钉到一块,表面再刷上一层又一层清漆。

还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新门板装上了,屋前的空地扫得纤尘不染,连寄奴的坟都被重新覆上,浇了一点水帮助坟土结块,坟前还摆了寄奴最爱的木头食盆,满满堆着带血丝肉块的大骨头。

也不知黄七从哪里淘换的一对龙凤红烛高高地燃起来,简陋的床铺上换了崭新的被褥,一对鸳鸯绣枕在烛光下活灵活现,按本朝习俗,这些都是女方的嫁妆,韩思思亲自出钱,叫山下镇子里最好的店铺直接送了上山。

同时买来的还有一套嫁衣,也不知是哪位闺中女儿的巧心思,盖头四角都缀着七八寸长的穗子,结着指头大小的同心结,用油实实地浸过,烛光下红润润亮汪汪,像煞了树上新结的石榴果子。石榴多子,用在婚礼上却是上上大吉。

双方长辈都不在,也没有观礼的宾客,好在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并不讲究这些,黄七便权充主婚人和唯一的来宾。

苗天这新郎也换了身衣裳,大约便是神威门中专用来配铠甲的内衬,红红的倒也应景,只是他脸色仍然不好看,眉眼低垂,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黄七就当没看到,笑吟吟地宣布婚礼开始,又指挥着一双新人拜天地,朝神威门所在的东方遥祝算是拜高堂,最后夫妻交拜,共入洞房。

新娘甩着云烟一般的大红色长袖,牵着神不守舍的苗天便入了洞房,清漆味道未散的门板合扰来,上面应景地贴上一个大大红双喜,也是黄七的手笔。

黄胖子背着手笑眯眯地端详了那个喜字半天,又到寄奴坟前站了许久,这才施施然转身而去。

长夜过半,小屋漏出的灯光依然忽长忽短地摇曳,这一对龙凤烛是要燃至天明的,无风而烛摇,不免引人无限遐思。

烛光不及的黑暗中缓缓浮出一条蒙面人影。

空中月明,林间树木纠缠遮挡了月光,待得这人影轻悄无声地行至小屋门前的空地,月光和烛光交错着投在他身上,却照得他身影窈窕、纤腰一搦竟是个她!

蒙面女子在空地上沉默地驻守,又到寄奴坟前微微俯身,似要伸手触摸坟头。良久,她直起身向小屋奔去。

她轻功卓绝,脚下仍然一点声音都没有,试探地轻推屋门。苗天安门的时候特意在转轴处多滴了油,门板无声无息地,便被她推开了。

屋内窄小,烛火明耀,她一眼便看到躺在婚床上的新婚夫妇。鸳鸯大被之中,新娘子漆黑的长发如云似雾地覆没两人,发间隐约能看到她绯红半解的嫁衣。

蒙面女子似悲似怒,浑身发抖地盯了两人半晌,直到龙凤烛小小地爆出一个灯花儿,哔剥声唤醒了她。

她在腰间一扣,抽出一柄短短匕首,毫不犹豫地一剑刺向床上的新娘!

剑刃破空之风刚起,不远处的龙凤双烛似被惊动,长长的两朵烛火同时跳了跳,又向中间聚拢,蒙面女子眼前骤然一昏,瞬息之间,床上的人动了!

新郎新娘同时弹身而起。苗天跳开一边,而那个新娘子则迅猛灵捷地像一只捕猎的豹子,全身上下二百零六块骨头六百三十块肌肉都灵活地听着指挥,一顶绯红嫁衣,更是劈头盖脑向着那蒙面女子扑来!

嫁衣上精绣着龙凤呈祥鸳鸯戏水还有九十九个不断头的福字,穿在人身上时轻盈柔软的像一朵云,此时此刻却变作一张结了又结的网、一条浸透水的厚被、一座倒塌而下的屏风!蒙面女子闪避了三次,却始终避不开那抹艳冶的正红。又或许她根本是不愿意避开它又有哪个女子真能拒绝嫁衣的诱惑?

她被嫁衣裹住的同时,肩背部两大穴位便各中一指,整个上半身都酸麻不已,不得动弹。蒙面女子心知大势已去,反而镇定下来。

可抓住你了。有男子带着笑说,却不是苗天的声音。

嫁衣撤去,连带着她的蒙面巾一起抖落。烛光煌煌下是一张雪白小小的脸孔,远山黛伏一般的双眉,绿波含翠的双眼,红唇一点,唇边还有两个小小的笑涡。

你你站在一边抱着双手的苗天瞬间如遭雷击,竟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也是一惊,因为除了苗天之外,那个出手以嫁衣制住她的根本不是什么新娘子,而是一个圆乎乎的小胖子!

我叫黄七。黄小胖子眯眯笑着摸了摸鼻子,又重复了一次,可抓住你了若离姑娘。

天刀人物关系解析

天刀人物关系解析

一、大部分信息来自网络,有些是首测和二测的设定,少部分信息来自游戏记忆,可能有不准确不详细之处,欢迎补充。

二、带/号表示夫妻关系

【太白】

现任掌门:风无痕

一代

风无痕

独孤飞云

二代

公孙九

唐林

三代

公孙剑

独孤若虚

江婉儿(已逝)

【唐门】

现任掌门:王郅君

先祖:唐煜(卢郢)

一代

唐凌峰(一代掌门,已逝)/王郅君

唐啸天

二代

唐太岳(二代掌门,退位)/韩宛如

唐林(太白)

唐蓝(明月心)

唐寒

唐翔

三代

唐青枫(水龙吟盟主)

唐青容(唐青枫之妹)

唐雅(唐林之女,可能有误)

唐青衫(神威,唐啸天之孙)

唐青铃(天香,唐啸天孙女)

【神威】

现任堡主:韩学信

先祖:韩通

一代:韩守琼/孟青鸾

二代

韩学信/唐寒(已逝)

韩宛如

三代

韩思思

韩莹莹

韩振天(已逝)

唐青衫

三部

天刃:凌飞(叶开好友)

地鞘:萧衍(汉辽混血)

人灵:思成(善思非武)

【天香】

现任掌门:梁知音

一代:梁知音

二代五秀

王郅君(嫁唐凌峰)

孟青鸾(嫁韩守琼)

卢文锦

沈采薇(喜男装,创绝智轩)

秦白露(已逝)

三代七梅

白云轩(叛出师门)

东方玉(嫁柳永)

秋雨(嫁潘越人)

皇甫璇

赵月芳(皇室)

宇文竹

林弃霜

新秀

白鹭洲(由白云轩带入天香)

莫念欢

唐青铃(唐啸天孙女)

左梁雨

柳扶风

林挽阳(林弃霜之妹)

天香确实是亲闺女_

【丐帮】

各代帮主

[一]金乞丐

[二]金不怕

[四]金花子

[六]金老大

[七]江匡(现任帮主)

[九]呼延泰

七代弟子:江山(江匡义子)

秦岭

王林

七代长老:洛渔(掌棒长老)

牧奇(传功长老)

林方穷(掌钵长老)

毕青农(执法长老)

九代弟子:杨承志

郭非(宁接降龙掌,莫碰酒郭非)

【真武】

现任掌教:张梦白

弟子

笑道人

龙复兴

司徒飘渺

韩松子

真武就这么点吧,虽然和天香一起出的,但是相对于天香的五秀七梅的详细,真武也只有一个笑道人比较有印象了,道长们快去哭一哭~~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