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新手入门

王者荣耀中八卦有谁_你认为王者荣耀中最有魅力的英雄是谁

时间: 2021-11-05 12:08:51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王者荣耀:未能解开的五个秘密

王者荣耀:未能解开的五个秘密

你好~每个人,我是小仙女王的荣耀。总共有88英雄荣耀的君王,还有87个在线。其中一个是一个绝版艾琳的英雄。作为最受欢迎的手机游戏,在这个庞大的人群,这是不可避免的,玩家会问不同的问题。例如,如果森林大,所有鸟类都有相同的真理。在国王的峡谷和球员,比如鸟在树林里,在比赛中经常遇到奇怪的事情。在游戏中荣耀的君王,尚未解决的五个秘密,艾琳绝版吗?到目前为止没有准确的答案。

一丶艾琳退游能不能获得?

我们都知道,艾琳是一名内测英雄,只有在内测的玩家,才有艾琳这名英雄。但是王者荣耀正式宣布上线的时候,艾琳已经成了绝版英雄,如今在英雄池中根本买不到艾琳。那么有玩家爆料称,选择退游一段时间,天美发放回归礼包就能获得艾琳英雄,这个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依然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毕竟我们只是听说而已,但实际上没有亲眼见到过,所以能不能获得始终是个迷。

二丶游戏中谁先发起的投降?

通常我们在5V5游戏中,不管是排位还是匹配,难免都会遇到逆风局。而王者荣耀中有个投降规则,只要到了六分钟之后,就能开始发起投降。说道这里问题就来了,究竟是谁先先发起的投降?游戏中遇到逆风局是在所难免的,可是要知道,只要队友当中的一人发起了投降,就会干扰到队友心情,这也就意味着这把游戏八成是要输掉的。那么,这个先发起投降的玩家,我们谁也不知道,估计只有天美知道,而队友们却一点也不知情。

三丶孙膑到底是女的还是男的?

王者荣耀一共在线的有87位英雄,英雄虽然很多,但是最基本的男女英雄还是分的清楚,唯独这个孙膑让人看不透。因为孙膑看上去是一个小孩子,而且皮肤装扮方面又是花里胡哨的,因此很多玩家,都觉得孙膑是一个女英雄。而有的玩家,却觉得孙膑是一个男英雄,因为孙膑在出场的时候会触发英雄台词,“人家这么可爱,当然是个男孩子”。所以玩家们,会在皮肤装扮和英雄台词,判断孙膑性别问题。

四丶花木兰情侣到底是谁?

因为花木兰和凯是长城卫队的成员,但兰陵王并不是一些绯闻的球员会怀疑木兰的夫妇是兰陵王还是凯?事实上,官方已经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花木兰水晶龙猎人的皮肤,兰陵王有一个暗影猎手的皮肤。这两个皮无疑是一对匹配。然而,花木兰和凯是长城卫队成员。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个是最适合在一起,而兰陵王只是第三。我思考这个问题越多,就变得越复杂,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成为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五丶SNK英雄为什么不出皮肤?

SNK英雄在王者荣耀中,也算得上是比较稀有的,虽然是免费赠送的,但是想要获得这三名英雄也并非那么简单。SNK英雄一共有三位,分别是;橘右京丶娜可露露丶不知火舞。在王者峡谷中,橘右京和娜可露露都算的是比较强势的英雄,而且用的玩家也非常的多,但天美为什么就是不给三个英雄不出新皮肤,甚至连款永久的伴生皮肤都没有。而这三位SNK英雄,为什么不出皮肤,这个秘密估计只有天美知道,玩家却毫不知情。

王者荣耀里法师都有哪些

王者荣耀里法师都有哪些

S9版本王者荣耀众法师现状如下:强势法师有周瑜、高渐离、诸葛亮和不知火舞,其中后两位是e69da5e6ba90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63396461职业赛热门首选中单;而表现一般又保持高出场率的法师有甄姬、王昭君、妲己和安琪拉。这里的一般是指低端局好用、高端局表现欠佳!第三梯队就是胜率排名靠后的法师,如扁鹊、小乔和貂蝉等;大家都知道全新版本有多位法师被调整:除了貂蝉修复BUG和武则天、嬴政平衡调整外,还有三位法师被加强,预计S9赛季三者的数据表现会有所增长!扁鹊排位赛路人局遇到队友选扁鹊上分时,很多玩家的心态会崩,似乎有扁鹊必输,当然这其中不乏被坑多的原因,即会玩的玩家少,其实能毒能奶的扁鹊不仅能打出成吨的持续伤害,叠满五层印记的爆发伤害也是非常可观的!使用1技能+普攻+2技能+普攻+大招能快速叠加印记,建议铭文捎带攻速属性,新版本延长了中毒时间和略微下调了2技能和大招的前摇时间,相信不少玩家会将其当做新赛季的上分首选法师!小乔小乔的技能机制非常全面,AOE、能控、能POKE,唯一不足就是腿短,即便是被动能短时间提升移速,在控制满天飞的峡谷中生存率依旧不高,相信玩刺客的玩家都很乐意看到敌方选小乔...为了提高其存活率,官方不仅提升了大招范围,还优化了2技能手感,调整后能否追上同样没有位移的周瑜,还是值得期待的!甄姬甄姬是一位强控型AOE法师,也是热度非常高的中单英雄,一直无法进入T1阵容的主要原因是自保能力弱,自上一次加强了技能释放范围后,甄姬就此崛起,而这次不仅提升了大招速度,还优化了技能释放手感,预计新赛季会有更加出色的表现,另外即将上线的免费皮肤也是值得收藏的,小伙伴们可别错过了!

长城守卫军(腾讯手游《王者荣耀》中的角色团队)

长城守卫军(腾讯手游《王者荣耀》中的角色团队)

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与你们无关。”“谁知道呢?好比前不久有个家伙,主动要求来守长城,像你一样厉害。于是我们可怜的上任长官力排众议,对他委以重任。没两天长城的防线就接连被冲击。大家都怀疑他,因为他反常的总要在夜间巡逻,唯独上任长官信任他的忠诚。”少年专注打磨着佩剑,似乎无动于衷。“他逃跑了,上任长官的尸体在次日被发现。据说他现在还徘徊在长城外。”老兵的表情就像在跟新人讲可怕的鬼怪故事。但让他失望的少年依然以无动于衷的眼神检查着新磨的剑锋。“正好。”“正好?”老兵不解的凑过来。“试试剑锋。”少年不动声色挪挪身体,以一根头发吹向剑锋,立时断成两截。这场谈话发生后不久,大批马贼发起突袭。只要攻下一两个关隘,再进入城镇劫掠一番,便不愁过冬的粮食和布匹了。卫所看到狼烟,立即整队出发。可唯有少年望向远方,露出奇怪的神情。“别发楞,小子,长官盯着你呢!”老兵碰了碰他的手肘。可惜来不及了,全身甲胄的长官苏烈大步走到他面前,但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可有什么疑惑?”“请问将军,那边是哪里?为何没有狼烟?”少年抬手指向远方。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可见城池的影子,与长城互为呼应。这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每个长城的守兵都知道答案。那里是都护府的方向。苏烈的眉头紧皱又松开,恍然大悟。“长城遇袭,以狼烟报都护府,加以驰援。都护府遇袭,以狼烟报长城,加以驰援。我们只探到小股马贼骚扰,可以轻松解决,便忽视了都护府……”少年接着说:“调虎离山之计而已。敌人真正想拿下的是都护府。恐怕……”他指着都护府说:“前面几个哨口已落入敌人之手,暂时掐断了卫所与都护府的联络。即便是暂时的中断,能多拖延一刻,拿下都护府的可能也会变大!”果如少年所言,守卫军赶往都护府时,那里正经历着激烈的战斗。可意外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占到任何先机。固守的人们看到援军加入,发出欢呼。苏烈高举拳头,发出冲锋的号令。守卫军如潮水般涌上。少年于战斗中敏锐的寻找着机会。他一心要夺取头功,这是他在长城忍受孤独的唯一指望。甫一交手便印证了他的判断,那些人都是披着马贼名号的军人,既训练有素又果敢残忍。要制服他们便擒贼先擒王。他冷静观察着贼人的动向,寻找神秘的指挥者。可一个绯红的身影挡在前面,鲜明如烈火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制服上的徽章又显示了守卫军的身份。四周空气弥漫着莫名的静谧,连杀戮声都暗淡下去了。“长城的……叛徒吗?正好。”少年提剑袭了上去。两人沉默交手数个回合,少年逮住破绽,大喝着要一剑致胜。那人却侧身反手将他推开,猛然间少年感受到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寒冷的刃锋切开空气,几乎撕裂他的喉咙。“叛徒”救了他!“想活命的话,紧跟着我。”凛冽的声音……女人?他再度提剑而上时,瞬间局势变成了以二对一。敌首也无心恋战,如影似魅的身影翻下高墙,随部下退却。“那是什么人?所以他指挥了袭击?”“不然呢?真以为姐是叛徒吗?”“就这么点人马,也敢觊觎都护府?”少年深觉那人的疯狂。都护府的城墙纵不及长城高远,经历几代经营,也是牢固非常的。“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绯红的身影说。“没有领土的……王。”少年胸口如遭雷击,想发问却极力压抑在自己的喉咙内。他不应该问太多。他又何尝不是失去家,失去故乡的人。只听得随着渐去的步伐,遥遥传来女子哼唱的歌谣:“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芒。”守卫军大获全胜,首功本应当归于那绯红甲胄的女子,她提前向都护府预警,才没有使得敌人的诡计得逞。然而她只是默默回到守城队伍中,少年反而因看破敌人动向的智略,被提拔为一个小队队长。“长官,你还在怀疑她吗?”少年得到如愿以偿的军功,但内心似乎没有什么喜悦的滋味。“不,我信任她呀。”苏烈轻松的说。“一起守过长城的,都是战友。这样对她更好罢了。”少年不知道个“好”是指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很信任她。否则没有高高在上的官职,怎会一预警就令都护府的士兵们动员起来呢。“敌人首领很了解都护府,却不惜以卵击石,令人费解。”“听说过吗?都护府是建立在旧日古老城池废墟之上的。”“叫做逐流城,又名兰陵城。”长官犹豫了一下。“俘虏里有种传言,金庭王故意将曾经是废墟,如今属于都护府的城指给令他嫉妒的宗室作为领地。他无论如何卖命,如何立下功劳,只要不能夺回都护府,就永远是不会有领土的王,不会有家的人。可是……虽然值得同情,”苏烈说:“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呢?长城耸立,我们活着。长城倒下,我们死去。而都护府,亦是长城的前哨和臂膀。”原来如此,少年惊讶极了,却很快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原来快乐各有各的不同,孤独总是相似的。夜晚的篝火燃起来,温暖又明亮。一个关隘接着一个关隘,如同火龙的脊梁撑起大地。人们仿佛已忘却白日的伤痛,尽情享受着当下片刻的宁静。少年远离人群,爬上角楼的屋顶,着迷般眺望着这片为之冲杀搏命的土地,号角和欢呼仍历历在目,灼热又炽诚。长城之畔的土地宽广到直连天际,仿佛连星空也能拥抱入怀。少年想起祖父从父亲手里接过自己高高举起时的欣喜,不由得默默念起那萦绕耳边的话语:“吾家吾国,吾土吾民。”这是拥有家的感觉。这是拥有故乡的感觉。我的余生中,能够再度拥有它们吗?“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没有领土的……王。”那是在说谁?是苦心策划了想要夺取都护府控制权的突袭,却黯然离去的敌首,还是说自己?“王非王,侯非侯,千乘万骑走北芒。”忽然间灼烧的痛苦包围了他,神秘的印记炙烤着皮肤,痛及骨髓。混合了记忆与梦境的折磨中,两条路在眼前蔓延开来。一条路金光灿灿,却通往无尽的深渊。一条路崎岖坎坷,却通往……长安。长安,真正的家,真正的故乡。这里是长城,自己终究只是外来的异乡人。少年仿佛看到方士妖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的凤眼微微眯起,以优雅的姿态弯下腰,盯着痛苦不堪的自己,那可怕的话语萦绕耳边。“你失去了长安城,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心爱之物。不如,你帮助我夺回这心爱之物,我,则帮助你重新得到长安城,如何?”

[4]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