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年六月,玄雍得知军报,百官为主将之属争执不休,军情延误,又数城沦陷。同年七月,正在北前线巡查的蒙恬集结北境兵力,紧急往东境支援,在不明血族战力的情况下,蒙恬施行固城据守方针,血族攻势因此延缓。同年九月,百官利益之争结束,主将终获任命,蒙恬得到朝中军令,须无条件配合主将。次年二月,主将集结周边兵力欲与血族正面对决,蒙恬力劝未果,与蒙家军一同被编入玄雍大军。次年四月,周边的百姓在蒙恬的强烈要求下被提前转移,只待血族一到,便展开对决。当玄雍大军尽数陷于铺天盖地的血族重围中时,蒙恬知道,这一战玄雍又彻底的败了,数月以来,玄雍已一连损失了近十城,无数的百姓被俘,无数的将士也因此牺牲。主将下令,仅剩的玄雍军开始紧急撤离,夕阳下,漫天黄沙随着疾驰的马蹄四处飞舞,模糊的视线里,蒙恬仿佛又看见了万千呼唤,又一座城沦陷在身后,蒙恬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沉重,在这诸军尽失的悲痛中,蒙恬清楚地明白,玄雍已到了一个不破不立的关键之时,想要扭转眼前的困局,必须彻底的改变。夜,孤月高悬,蒙恬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他安静而又长久地眺望着前方无边黑夜――那里,是故城沦陷的方向。蒙恬又想起了曾经在玄雍边境纵马驰骋时的情形,那时他亲自率着蒙家军,一路平息边境纷争,玄雍国境因他们的努力终于渐渐安定,百姓们也开始拥有安定的生活,将士们因百姓的安定,都感到由衷的高兴。蒙恬以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那个常年混乱的玄雍,也将要结束。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血族之灾打破了蒙恬的希冀,一切都化为了泡影,曾经的美好,也都成为了过去。边境百姓被俘,将士接连牺牲,玄雍的国境被无限压缩,如今已不足十城。今日,他亲自去朝主将提议,想要在军中推行规则与秩序,以希望提升将士们的群体作战,并以此击败单兵强悍的血族,但主将却只担心蒙恬夺权,坚决地拒绝了。两人不欢而散,蒙恬只能继续在力所能及之处,努力地守护玄雍。长夜漫漫,蒙恬踽踽独行,前路黑暗无边,但不管这黑夜多么漫长无垠,蒙恬都将一往无前,直到光明。东方渐白“报――”当蒙恬接到从宫内传来的最新旨意时,他知道,他等待许久的转机终于来了。君主嬴政亲政,新的律法和体制推行,蒙恬也被任命为新的主将。整个朝堂,在嬴政的强压下,开始全力配合蒙恬的军事行动,蒙恬则以蒙家军为根基,开始在玄雍军中推行规则和秩序。“令则行,禁则止,无有所怠”,“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整齐划一的军营里,蒙恬正威严地站在士兵身前,开始对玄雍将士进行最严格的操练。他规定将士何时起床,何时演练,何时吃饭,何时休息;他规定鼓声几响代表何意,旗帜几挥又代表何令;他还在军中推行军阵,以方圆阵为守,以雁形阵为攻,再配以其他变种,让将士们发挥出最大的群体战力。蒙恬通过这些严密而有序的军规,一点一滴地让将士们增进互相之间的配合,以改变玄雍军不擅群体作战的现状。但在此过程中,血族的进攻却依然继续,为了保存战力,蒙恬开始主动撤离。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冬季,此时,整个玄雍已只剩下最后两城。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从空中落下,蒙恬一如既往地站在士兵身前指挥他们操练,大雪不断地落在大家的肩上衣上,但每个人都视若无睹。这是玄雍自立国以来最艰难之时,却也是最万众一心之时,无论男女老少,士兵百姓,每个人都为了守护玄雍在拼尽自己的全力。整个玄雍进入了最紧张的备战中,蒙恬知道,来年春天,这里就将迎来一场苦战,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那一战若败,玄雍便将覆灭。冬去春来,转眼便是万物复苏。黑压压的血族大军正围在城门前,蒙恬则站在最高的城墙上,默默地注视着底下的一切。一番对峙之后,血族终于开始强攻,蒙恬指挥将士们死守,守城军们利用互相之间的配合,使用落石,弓箭,火油等一切守城事物抵挡着血族的一波波强攻。玄雍将士们仿佛憋着一口气,就算是用性命去阻挡,他们也绝不允许血族攻破这座城门。转眼落日西斜,血族依然久攻不下,他们终于转换战略,想要从多个城门分别攻入。蒙恬却在此时下令,几支事先埋伏好的伏兵迅速杀出,他自己也率着玄雍大军杀出城门。要拯救玄雍,蒙恬要的不是一时暂守,而是一场真正的击败。血族单兵虽强,但却极不擅配合,蒙恬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一举击败血族。鼓声在呐喊中震响,旗帜在冲锋中飞扬,蒙恬的大军以排练许久的阵势,浩浩荡荡地杀入了血族大军中。苍茫大地上,只见一只雄雁在高鸣,规则与秩序的力量,也在这片土地上不断流动,蒙恬率着玄雍将士,如一柄势不可挡的长枪,一往无前的刺入了血族军中。“冲啊!”漫天黄沙飞扬之中,是重甲覆盖的烈火雄心,每个将士,都已抱着必死的决意。蒙恬策马冲锋在最前方,他的身影无比英勇,他的呼喝也无比坚定,在漫天黄沙之后,蒙恬看见的,是重新绽放的光明。秩序与规则的大将,将要赢下这一战,拯救玄雍。长夜独行,和者渐众,星火汇聚,东方便渐白。劣子难追一当蒙恬结束了一夜的朝会从皇宫赶回将军府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破晓的阳光穿透屋檐的露珠,洒向将军府的门楣,映照得门匾上“护国大将军”几个大字熠熠生辉。此刻仆人还未到前院当值,走在最前面的蒙恬亲手推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只是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整洁院落,而是满地的狼藉。落叶残枝洒落满院,景观盆栽东倒西歪。随行的亲卫见状,下意识便想通知仆人来打扫,蒙恬却挥手制止了他的行动,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沉默地向蒙?氲姆考渥呷ァ?跟在身后的亲卫心照不宣,敢在蒙大将军府如此撒野的,除了那个脾气暴躁的叛逆小少爷,又还能有谁呢。当他们来到蒙?氲姆考涫保?却发现里面的情况更加糟糕,本应立在墙角的书架已断成两截,兵书、纸张、毛笔在寒风中各自散落,屋内还残留着炮火的焦黑,只有蒙?氲谋蝗煺?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此刻本应睡在床上的人,已不见踪影。“找!”蒙恬盯着那本四分五裂的《蒙氏家规》,严肃的下令。二后院,管家正慌慌张张地指挥仆从打扫蒙?氲姆考洌?前院,蒙恬一个人在满是落叶的院廊下铺满了纸张,那些纸张都是从蒙?敕考淅锴謇沓隼吹模?有些已经残破,蒙恬就着这些不算完整的纸张开始练字。“为将者,受命忘家,临敌忘身”……蒙恬写的全是兵书,短短一炷香时间,院廊各角就已铺满了他的字迹。当蒙恬写到“护国佑民,将之大任”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忽然又想起第一次对蒙?胨党稣饩浠笆钡那樾巍?那时血族之乱刚平,五年来他第一次从前线回家,一述完职,他就马不停蹄地向将军府赶去,提早得到消息的仆从已带着蒙?朐诿徘暗群颍?蒙恬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将军府的石狮前不停地张望,那眼中满是期待,就算已过去许多年,当年那一幕却仍让蒙恬十分动容。为了弥补多年的亏欠,蒙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蒙?胱隽诵矶嗤婢撸?然后亲自陪蒙?胪嫠!?蒙?攵源朔浅8咝耍?他早就听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拯救玄雍的大英雄,如今英雄父亲不仅亲自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玩具,还一直陪着自己玩耍,他喜爱并且崇拜着这样的父亲。但没过几天,前线就传来军报,蒙恬不得不再次出征,蒙?胄⌒〉难劾镟呗?了泪水,他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要离开,蒙恬只是认真地说了一句:“护国佑民,将之大任”。蒙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满眼泪水的小孩,直到亲卫的呼喊将他打断。“将军,我们找遍了少爷常去的所有地方,皆无任何踪迹,方才马房来报,后院的战马无故少了一匹,属下猜测,少爷应当已经出城。”“可有线索去了何处”“似往北行……”“追!”蒙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兔毫笔,动身向院外走去。三当玄雍的百姓看到一匹威风凛凛地战马从蒙大将军府中冲出时,以为又是什么紧急军报,只是当他们看清楚了马上的身影时,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护国大将军蒙恬。玄雍久无大战,如今蒙大将军策马而行,莫非是又遇到了什么强敌,百姓们虽然纳闷,但心中却并不担忧,因为自血族之灾后,蒙恬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在他们看来,只要有蒙恬在,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玄雍。蒙恬从北门而出,沿着这些年里他组织修筑的官道一路疾行,据最新打听到的消息,蒙?肴肥低?北边去了,只是北地广阔,蒙恬并不清楚蒙?胱詈蠡崛ハ蚰睦铮?只能派人继续打听。一路上,蒙恬也会回想这些年来父子间的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呢。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蒙?胱苁悄苋险娴耐瓿勺约翰贾玫墓?课,每次回家,还会主动将功课交给自己看,但后来有一次,与功课一起交出的,还有蒙?肭资肿龅幕?关玩具,蒙恬语重心长地教育了儿子。没想到第二年,蒙?胗帜贸隽烁?精致的玩具,以至于都没时间完成全部的功课,蒙恬担心儿子沉迷玩乐,于是开始用更严厉的教育来对待儿子。在严教之下,蒙?氲谋?法和武道确实稳步提升,但他却没有放弃机关之术,后来,甚至还完全迷上了机关术。而此时玄雍已经稳定,蒙恬不用再在外时时领兵,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在府中教养蒙?耄?他便想通过以身作则,去教育蒙?肽?玩物丧志。但没想到这却适得其反,父子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后来蒙?肷踔恋谝淮畏纯垢盖祝?虽然最终仍是蒙?敕?软。当想到这里时,蒙恬也禁不住自问,自己对蒙?胧欠裾娴奶?过严格了些,但为将者行军在外,生死难测,他对蒙?肴绱搜侠鳎?也只是希望他今后能有自保之力,甚至是能守护玄雍。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像蒙恬所想,在将军府中蒙?氡暇故巧僖?,自己离家后,就再没有人能真正约束他,以至于养成了他如今这叛逆的性子,最后竟还离家出走。想到这里时,蒙恬心中又微微有些生气。最后,蒙恬顺着蒙?氲男屑R宦纷返搅损⑾拢?终于从稷下学子的口中确认了蒙?氲男凶佟K?示意亲卫停下,然后下马步行,独自一人走进了稷下。四稷下众院长办公之地,老夫子和墨子此刻正在与蒙恬交谈,两位院长表示并不会干涉蒙恬将儿子接走,但却需要蒙恬自己行动。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蒙恬最后却决定让儿子留下。老夫子对此并不意外,墨子却微微有些吃惊,他早已得知蒙恬是带着一队亲卫从玄雍一路追来的,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儿子,为何却又放弃将儿子带回。蒙恬看出了墨子的疑虑,主动解释到,其实他早就有意将儿子送往稷下,只是原本打算还要将蒙?氲男宰釉俅蚰ヒ环?,但如今蒙?爰纫炎约号芾矗?那就不如提前。只是蒙?胨乩磁涯妫?还需要劳烦几位院长多多费心。两位院长对此并不担心,稷下是全天下最高等的学府,什么样的学生没有,蒙?氲呐涯嬖谒?们看来实属非常正常。只不过老夫子却提出,蒙?氲难Х驯匦胧桥匀说氖?倍。蒙恬询问缘由,墨子开口解释到,原来蒙?氩爬答⑾掳肴站鸵阉鸹盗撕眉复ι枋?,以蒙?氲男宰樱?以后损坏的设施定会更多,这多出的学费,是对他损坏设施的赔偿。蒙恬听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仿佛看到了那个端着机关铳,在将军府中一通胡乱发泄的自己愤怒的少年。最后蒙恬道歉的说道,不管蒙?胨鸹刀嗌偕枋?,他都一定会照价赔偿。老夫子听后大笑,想起蒙?攵曰?关颇有天赋,便与墨子大笔一挥,将蒙?牖?入了机关学院中。离开前,蒙恬还拜托老夫子和墨子能为今日之事保密,尤其是蒙?胙Х阎?事,倘若蒙?胛势穑?那就让他觉得他是因为自己的天赋而被免除了学费吧。尾声临行前,蒙恬最后看了一眼稷下,他的脑海中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因被没收机关玩具,而一脸倔强委屈的孩子,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策马扭头,绝尘南去。"/>
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新手入门

王者荣耀芈月兵书_王者荣耀蒙恬

时间: 2021-02-01 23:01: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王者荣耀2021蒙犽攻略大全

王者荣耀2021蒙犽攻略大全

在将军府邸中长大的少年蒙犽,自幼熟读兵书,但往往有着别出心裁的解读,幼时偶遇的机关大师,更是启迪了他对机关武器的热情和天赋,令他在传统兵法之上,创新出各种另辟蹊径的战术。

然而,身为以秩序和规则闻名的玄雍大将——蒙恬将军之子,蒙犽的成长过程,始终伴随着遵循传统的父亲正统而严苛的教育,那些出其不意的见解,看在父亲的眼里,只是稚子的妄言,而倒腾的那些机关枪炮,同样被视作孩童的把戏。

虽然蒙犽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真正的玄雍勇士,但随着逐渐长大,与父亲理念不合的他,始终得不到理解和认同,愈加对所有的教条与秩序深感不满,脾性也愈加叛逆。

当父亲因为蒙犽又一次在兵书上“胡乱涂鸦”,派家丁收走了他那些机关物什以示惩戒后,蒙犽一怒之下终于决定背上仅剩的一堆炮膛武器,拎着最心爱的机关铳“浑天”独自前往稷下,他要去往王者大陆这座智慧与知识的最高学府修习,待到来日重回玄雍,再向父亲证明自己。

稷下这个高度包容的学院,果然没让蒙犽失望,他的暴脾气借由与常理完全相悖的“痛快的正确作战法”和对机关枪炮的天赋,拿到了一些“胜利”,更是意外地在归虚梦演比赛中,收获了“星之队”伙伴以及来自伙伴们的认可。

尽管从小的叛逆乖张,让他难免时常与别人擦枪走火,一言不合便轰炮的性格,让他在稷下学子中也是数一数二出了名的“不好惹”,但天赋和理想,终会将他指引向一条属于自己的成长之路。

王者荣耀蒙恬

王者荣耀蒙恬

旧玄雍物产匮乏,纷争不断,百姓生活十分艰苦,出生于名将世家的蒙恬因对民众苦难的同情,梦想有朝一日能重振国家,使百姓免于苦难。他自幼勤修武道,苦读兵法,希望能尽早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因在军事上的出众天赋,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成为了一位非常出色的将领。但旧玄雍体制混乱,蒙恬的指挥天赋难以发挥,将士们多凭个人力量战斗,玄雍纷争难平,蒙恬人生追求难以实现。后来血族之灾爆发,蒙恬为了保护百姓,毅然领兵奔赴前线,只是在旧有体制下,松散无序的军队根本无力抵挡,玄雍节节败退,濒临覆灭。蒙恬第一次意识到,玄雍必须要有铁一般的规则和秩序。幸好此时嬴政从稷下求学归来,芈月归政,君主亲政,在新的律法和体制下,蒙恬得以开始推行规则和秩序。他设计了最简单易用的矛与盾,让每个普通人随时拿上就能走上战场,他制定了最严格有效的军规,增进将士们的互相配合,他还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军阵――广厦。战场千钧一发之际,蒙恬第一次完整地发挥出军阵的力量,他利用军阵彻底击败了血族,救玄雍于覆灭边缘。对抗血族的胜利和守护的重责使蒙恬深信规则与秩序,他认为只有规则与秩序才能保护国民。后来血族卷土重来,侵略他地,流离失所的难民纷纷向玄雍涌来,想起曾经同样的悲伤,蒙恬选择收容与庇护这些难民。血族的伤痛不仅在玄雍,更在天下,于是蒙恬下定决心要找出血族的根源,守护天下的百姓免受伤害。现在,他正向着南荒出发,因为那里又有了新的威胁。长夜独行长夜漫漫,踽踽独行,前路茫茫,众人皆迷三月,血族之灾爆发,玄雍东部边城告急,周边邻城得到消息紧急支援,赶至时,玄雍边城已失,诸援军就地与血族交战,诸军尽灭。同年四月,因派出援军而兵力空虚的三城相继沦陷,只来得及传出紧急军报。0px">同年六月,玄雍得知军报,百官为主将之属争执不休,军情延误,又数城沦陷。同年七月,正在北前线巡查的蒙恬集结北境兵力,紧急往东境支援,在不明血族战力的情况下,蒙恬施行固城据守方针,血族攻势因此延缓。同年九月,百官利益之争结束,主将终获任命,蒙恬得到朝中军令,须无条件配合主将。次年二月,主将集结周边兵力欲与血族正面对决,蒙恬力劝未果,与蒙家军一同被编入玄雍大军。次年四月,周边的百姓在蒙恬的强烈要求下被提前转移,只待血族一到,便展开对决。当玄雍大军尽数陷于铺天盖地的血族重围中时,蒙恬知道,这一战玄雍又彻底的败了,数月以来,玄雍已一连损失了近十城,无数的百姓被俘,无数的将士也因此牺牲。主将下令,仅剩的玄雍军开始紧急撤离,夕阳下,漫天黄沙随着疾驰的马蹄四处飞舞,模糊的视线里,蒙恬仿佛又看见了万千呼唤,又一座城沦陷在身后,蒙恬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沉重,在这诸军尽失的悲痛中,蒙恬清楚地明白,玄雍已到了一个不破不立的关键之时,想要扭转眼前的困局,必须彻底的改变。夜,孤月高悬,蒙恬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他安静而又长久地眺望着前方无边黑夜――那里,是故城沦陷的方向。蒙恬又想起了曾经在玄雍边境纵马驰骋时的情形,那时他亲自率着蒙家军,一路平息边境纷争,玄雍国境因他们的努力终于渐渐安定,百姓们也开始拥有安定的生活,将士们因百姓的安定,都感到由衷的高兴。蒙恬以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那个常年混乱的玄雍,也将要结束。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血族之灾打破了蒙恬的希冀,一切都化为了泡影,曾经的美好,也都成为了过去。边境百姓被俘,将士接连牺牲,玄雍的国境被无限压缩,如今已不足十城。今日,他亲自去朝主将提议,想要在军中推行规则与秩序,以希望提升将士们的群体作战,并以此击败单兵强悍的血族,但主将却只担心蒙恬夺权,坚决地拒绝了。两人不欢而散,蒙恬只能继续在力所能及之处,努力地守护玄雍。长夜漫漫,蒙恬踽踽独行,前路黑暗无边,但不管这黑夜多么漫长无垠,蒙恬都将一往无前,直到光明。东方渐白“报――”当蒙恬接到从宫内传来的最新旨意时,他知道,他等待许久的转机终于来了。君主嬴政亲政,新的律法和体制推行,蒙恬也被任命为新的主将。整个朝堂,在嬴政的强压下,开始全力配合蒙恬的军事行动,蒙恬则以蒙家军为根基,开始在玄雍军中推行规则和秩序。“令则行,禁则止,无有所怠”,“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整齐划一的军营里,蒙恬正威严地站在士兵身前,开始对玄雍将士进行最严格的操练。他规定将士何时起床,何时演练,何时吃饭,何时休息;他规定鼓声几响代表何意,旗帜几挥又代表何令;他还在军中推行军阵,以方圆阵为守,以雁形阵为攻,再配以其他变种,让将士们发挥出最大的群体战力。蒙恬通过这些严密而有序的军规,一点一滴地让将士们增进互相之间的配合,以改变玄雍军不擅群体作战的现状。但在此过程中,血族的进攻却依然继续,为了保存战力,蒙恬开始主动撤离。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冬季,此时,整个玄雍已只剩下最后两城。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从空中落下,蒙恬一如既往地站在士兵身前指挥他们操练,大雪不断地落在大家的肩上衣上,但每个人都视若无睹。这是玄雍自立国以来最艰难之时,却也是最万众一心之时,无论男女老少,士兵百姓,每个人都为了守护玄雍在拼尽自己的全力。整个玄雍进入了最紧张的备战中,蒙恬知道,来年春天,这里就将迎来一场苦战,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那一战若败,玄雍便将覆灭。冬去春来,转眼便是万物复苏。黑压压的血族大军正围在城门前,蒙恬则站在最高的城墙上,默默地注视着底下的一切。一番对峙之后,血族终于开始强攻,蒙恬指挥将士们死守,守城军们利用互相之间的配合,使用落石,弓箭,火油等一切守城事物抵挡着血族的一波波强攻。玄雍将士们仿佛憋着一口气,就算是用性命去阻挡,他们也绝不允许血族攻破这座城门。转眼落日西斜,血族依然久攻不下,他们终于转换战略,想要从多个城门分别攻入。蒙恬却在此时下令,几支事先埋伏好的伏兵迅速杀出,他自己也率着玄雍大军杀出城门。要拯救玄雍,蒙恬要的不是一时暂守,而是一场真正的击败。血族单兵虽强,但却极不擅配合,蒙恬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一举击败血族。鼓声在呐喊中震响,旗帜在冲锋中飞扬,蒙恬的大军以排练许久的阵势,浩浩荡荡地杀入了血族大军中。苍茫大地上,只见一只雄雁在高鸣,规则与秩序的力量,也在这片土地上不断流动,蒙恬率着玄雍将士,如一柄势不可挡的长枪,一往无前的刺入了血族军中。“冲啊!”漫天黄沙飞扬之中,是重甲覆盖的烈火雄心,每个将士,都已抱着必死的决意。蒙恬策马冲锋在最前方,他的身影无比英勇,他的呼喝也无比坚定,在漫天黄沙之后,蒙恬看见的,是重新绽放的光明。秩序与规则的大将,将要赢下这一战,拯救玄雍。长夜独行,和者渐众,星火汇聚,东方便渐白。劣子难追一当蒙恬结束了一夜的朝会从皇宫赶回将军府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破晓的阳光穿透屋檐的露珠,洒向将军府的门楣,映照得门匾上“护国大将军”几个大字熠熠生辉。此刻仆人还未到前院当值,走在最前面的蒙恬亲手推开了将军府的大门,只是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却不是那个熟悉的整洁院落,而是满地的狼藉。落叶残枝洒落满院,景观盆栽东倒西歪。随行的亲卫见状,下意识便想通知仆人来打扫,蒙恬却挥手制止了他的行动,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沉默地向蒙?氲姆考渥呷ァ?跟在身后的亲卫心照不宣,敢在蒙大将军府如此撒野的,除了那个脾气暴躁的叛逆小少爷,又还能有谁呢。当他们来到蒙?氲姆考涫保?却发现里面的情况更加糟糕,本应立在墙角的书架已断成两截,兵书、纸张、毛笔在寒风中各自散落,屋内还残留着炮火的焦黑,只有蒙?氲谋蝗煺?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此刻本应睡在床上的人,已不见踪影。“找!”蒙恬盯着那本四分五裂的《蒙氏家规》,严肃的下令。二后院,管家正慌慌张张地指挥仆从打扫蒙?氲姆考洌?前院,蒙恬一个人在满是落叶的院廊下铺满了纸张,那些纸张都是从蒙?敕考淅锴謇沓隼吹模?有些已经残破,蒙恬就着这些不算完整的纸张开始练字。“为将者,受命忘家,临敌忘身”……蒙恬写的全是兵书,短短一炷香时间,院廊各角就已铺满了他的字迹。当蒙恬写到“护国佑民,将之大任”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忽然又想起第一次对蒙?胨党稣饩浠笆钡那樾巍?那时血族之乱刚平,五年来他第一次从前线回家,一述完职,他就马不停蹄地向将军府赶去,提早得到消息的仆从已带着蒙?朐诿徘暗群颍?蒙恬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将军府的石狮前不停地张望,那眼中满是期待,就算已过去许多年,当年那一幕却仍让蒙恬十分动容。为了弥补多年的亏欠,蒙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蒙?胱隽诵矶嗤婢撸?然后亲自陪蒙?胪嫠!?蒙?攵源朔浅8咝耍?他早就听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拯救玄雍的大英雄,如今英雄父亲不仅亲自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玩具,还一直陪着自己玩耍,他喜爱并且崇拜着这样的父亲。但没过几天,前线就传来军报,蒙恬不得不再次出征,蒙?胄⌒〉难劾镟呗?了泪水,他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要离开,蒙恬只是认真地说了一句:“护国佑民,将之大任”。蒙恬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满眼泪水的小孩,直到亲卫的呼喊将他打断。“将军,我们找遍了少爷常去的所有地方,皆无任何踪迹,方才马房来报,后院的战马无故少了一匹,属下猜测,少爷应当已经出城。”“可有线索去了何处”“似往北行……”“追!”蒙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兔毫笔,动身向院外走去。三当玄雍的百姓看到一匹威风凛凛地战马从蒙大将军府中冲出时,以为又是什么紧急军报,只是当他们看清楚了马上的身影时,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护国大将军蒙恬。玄雍久无大战,如今蒙大将军策马而行,莫非是又遇到了什么强敌,百姓们虽然纳闷,但心中却并不担忧,因为自血族之灾后,蒙恬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在他们看来,只要有蒙恬在,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玄雍。蒙恬从北门而出,沿着这些年里他组织修筑的官道一路疾行,据最新打听到的消息,蒙?肴肥低?北边去了,只是北地广阔,蒙恬并不清楚蒙?胱詈蠡崛ハ蚰睦铮?只能派人继续打听。一路上,蒙恬也会回想这些年来父子间的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呢。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蒙?胱苁悄苋险娴耐瓿勺约翰贾玫墓?课,每次回家,还会主动将功课交给自己看,但后来有一次,与功课一起交出的,还有蒙?肭资肿龅幕?关玩具,蒙恬语重心长地教育了儿子。没想到第二年,蒙?胗帜贸隽烁?精致的玩具,以至于都没时间完成全部的功课,蒙恬担心儿子沉迷玩乐,于是开始用更严厉的教育来对待儿子。在严教之下,蒙?氲谋?法和武道确实稳步提升,但他却没有放弃机关之术,后来,甚至还完全迷上了机关术。而此时玄雍已经稳定,蒙恬不用再在外时时领兵,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在府中教养蒙?耄?他便想通过以身作则,去教育蒙?肽?玩物丧志。但没想到这却适得其反,父子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后来蒙?肷踔恋谝淮畏纯垢盖祝?虽然最终仍是蒙?敕?软。当想到这里时,蒙恬也禁不住自问,自己对蒙?胧欠裾娴奶?过严格了些,但为将者行军在外,生死难测,他对蒙?肴绱搜侠鳎?也只是希望他今后能有自保之力,甚至是能守护玄雍。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像蒙恬所想,在将军府中蒙?氡暇故巧僖?,自己离家后,就再没有人能真正约束他,以至于养成了他如今这叛逆的性子,最后竟还离家出走。想到这里时,蒙恬心中又微微有些生气。最后,蒙恬顺着蒙?氲男屑R宦纷返搅损⑾拢?终于从稷下学子的口中确认了蒙?氲男凶佟K?示意亲卫停下,然后下马步行,独自一人走进了稷下。四稷下众院长办公之地,老夫子和墨子此刻正在与蒙恬交谈,两位院长表示并不会干涉蒙恬将儿子接走,但却需要蒙恬自己行动。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蒙恬最后却决定让儿子留下。老夫子对此并不意外,墨子却微微有些吃惊,他早已得知蒙恬是带着一队亲卫从玄雍一路追来的,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儿子,为何却又放弃将儿子带回。蒙恬看出了墨子的疑虑,主动解释到,其实他早就有意将儿子送往稷下,只是原本打算还要将蒙?氲男宰釉俅蚰ヒ环?,但如今蒙?爰纫炎约号芾矗?那就不如提前。只是蒙?胨乩磁涯妫?还需要劳烦几位院长多多费心。两位院长对此并不担心,稷下是全天下最高等的学府,什么样的学生没有,蒙?氲呐涯嬖谒?们看来实属非常正常。只不过老夫子却提出,蒙?氲难Х驯匦胧桥匀说氖?倍。蒙恬询问缘由,墨子开口解释到,原来蒙?氩爬答⑾掳肴站鸵阉鸹盗撕眉复ι枋?,以蒙?氲男宰樱?以后损坏的设施定会更多,这多出的学费,是对他损坏设施的赔偿。蒙恬听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仿佛看到了那个端着机关铳,在将军府中一通胡乱发泄的自己愤怒的少年。最后蒙恬道歉的说道,不管蒙?胨鸹刀嗌偕枋?,他都一定会照价赔偿。老夫子听后大笑,想起蒙?攵曰?关颇有天赋,便与墨子大笔一挥,将蒙?牖?入了机关学院中。离开前,蒙恬还拜托老夫子和墨子能为今日之事保密,尤其是蒙?胙Х阎?事,倘若蒙?胛势穑?那就让他觉得他是因为自己的天赋而被免除了学费吧。尾声临行前,蒙恬最后看了一眼稷下,他的脑海中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因被没收机关玩具,而一脸倔强委屈的孩子,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策马扭头,绝尘南去。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