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OL软件下载,做最专业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游戏综合 > 新手入门

天涯明月刀三周年押切_天涯明月刀押镖攻略

时间: 2021-06-26 11:05: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 互联网

天涯明月刀押镖攻略

天涯明月刀押镖攻略

首先先谈的就是一个误区,当队伍里只有一个天香的时候,是切奶还是切输出?很多人都会说切奶,那么问题来了,切奶真的对团队有用么?进入战斗后,一般情况都是丐帮直接找上天香或者被人围攻,再要不就是被拉进无念。无念现在解不掉了,那么奶能给队友加上血?又有人说了,奶就是保护好自己,拖住更多的人就是赢。呵呵,只能这么说,奶有个模式叫输出,会比加不上血的奶模式更能拖,再也不用只挨打不还手了,然而这种阵容有个弊端,下面说。

扫描误解之后,让我们来谈谈警卫的配置。有两种类型的卫兵飞镖:性格决定。这种一站式服务的团队基本上属于赌博飞镖飞镖和抢劫,高战斗力和丰富的经验。他们的心态是我不想抢你。他们敢抢劫我,继续,杀死所有人,不放手,所以他们的名言是有一个车的空间,点击f进入小组。

战字决的没什么好谈的了,上个帖子聊过了,今天主要聊拖字决。

1、只有一个天香的队伍,这样的队伍需要的是整体战力高、默契高、人手两药,进来后就分散打。这样的队伍天香不需要切奶,理由看上面。因为天香打架可不弱,做一只沙包还不如去做掉对面的人。

2、有两个天香的队伍,这样的队伍你就可以切奶了,两个天香就算被无念也死不掉,出来还是可以给队友加血,那么奶香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这样的队伍根据你们自身的平均战力来看,除非是比你们高一倍的队伍或者专业的劫标队,不然很难啃下。这样的队伍,打法就是尽量别跑远,稍微保护下奶。

3、有三个天香的队伍,这样的队伍不用考虑了,拖字决,恶心死别人。昨天杭州亲测,组的野队,三天香一个神威一个唐门。我战力6400将近6500,队友6100还有5900左右,押了一下午,被劫了一下午,其中还有全金的少年、7000的队伍,然并卵,他们最好的战绩是弄死了我们一个奶,然而瞬间奶又活蹦乱跳的起来了。3分钟我们满血,他们被捕快爸爸教育了。这样的阵容就是以标车为圆心,不要离太远,想死真的很难。队伍名言,求弄死我。

我个人觉的三天香的队伍差不多了,4个到5个没那必要。毕竟你们还是需要人帮控、帮扛,天香虽然难死,但是要比扛来说还是神威比较好,毕竟还有背水。所以我觉的三天香的队伍加神威,再任意加一个,要劫下你们的队伍,其战斗力必须是你们的三倍。

昨天开局四天香的队伍,结果全切奶,被小怪砸车了,也是逗b了次。毕竟切来切去麻烦,所以推介强力护镖阵容:3天香、一扛把子、一个输出或者控、低战力逆袭的阵容,只要开局不被离渊,任你开余音,任你功力高,只求弄死。

上面说的五丐帮阵容,在大药、风墙、解控、霸体春风伞、天香意决瞬间回满的这些东西下,你能3分钟弄死奶?那也呵呵了,况且还有复活、护镖的优势就是拖。此贴只谈护镖,而且是低战逆袭,并不聊劫镖,而且是从天香的角度来说的,毕竟我是天香。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视角。作为公众的游戏,玩家是一个非常大的因素使它改变。陈可馨提到游戏和电影之间的区别在于“与听众的互动”。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比赛)并不是一个故事,导演和编剧的独裁统治。观众可以改变这个故事。文学电影,它更像是一个更加开放,观众有更多的选择。”

无论是制作人杨峰、IP架构师顾婷婷、原画组长袁敏哲还是主美屈禹呈,都提到了对玩家的观察和交流,他们常常去论坛、社交媒体、视频网站看用户反馈。于是问题变成了:时代变化后,他们面临的是什么样的玩家和更大量的泛用户,说得更远一些,他们在面临什么样的浪潮。

有时候杨峰甚至发现,年轻人也许不那么喜欢武侠了。2012年,杨峰去上海各大漫展,热门的总是围绕着欧美和日韩的二次元文化,“我们中国古风的展台却没什么人气,反而被边缘化了。这不合理。”

杨峰曾提到一个关键词叫“唤醒”,但他觉得时至今日已经谈不上唤醒了,“可能早两年我们还可以吹个牛,但现在我们不是在唤醒,而是被推着走。”

“国风”苏醒

2016年9月16日,中秋,北京鸟巢举办了一场大型国风主题演唱会,邀请了河图、音频怪物(老妖)、丢子、ediq、戴荃、哈辉、常静等等音乐人出场,最后两位分别是古典乐演唱家与民乐演奏家,戴荃则是流行乐歌手,前四位是古风音乐人。

对许多人来说,古代音乐仍然是一个奇怪的事情,但顾婷婷看到成千上万的观众穿着汉服的音乐摇摆。没有月亮的那一天,下雨了,人们穿着雨衣挥舞着荧光棒,整个观众大声唱着“世界各地”留下了一种恍惚和兴奋见证历史节点的那些经历。

“天上的刀”选中的四首歌曲从游戏在音乐会上演出。最初的音乐俱乐部莫Mingqi苗族与他们共事。莫Mingqi擅长写古代风格的音乐和提倡“万有引力古代风格”。之前的表现,他们讨论了古代风格的定义。把它串在一起之后,我们想要改变称之为Guofengquan”这个词。顾婷婷说,自那时以来,国峰已经看到,听到和讨论的更多的人。

2017年,致力于推广汉服的华裳九州举办了第一次国风时装秀。发起人之一、次元文化公司CEO张瑜一直想做这样一场活动,“为什么所有的审美都是由西方引领?为什么都是巴黎时装周、米兰时装周呢?中国虽然有上海的、北京的时装周,但他们的审美还是偏西方的,为什么没有一个代表中国自己精神文明、文化的时装周?汉服其实是特别好的切入点,又美又飒,又有好多这些人喜欢,可能一出来别人就觉得完全不一样,我要有区别。”

他们于是一边找杭州国际时装周合作,一边通过淘宝一家店铺一家店铺去问:“你愿不愿意来参加我们这样一场活动?”那时候制作汉服的商家不多,喜欢汉服的年轻人只能自己想办法,“最早的时候特别狼狈,就是扯破布,拿着窗帘布去小巷子里的裁缝店求老板做一套衣服,而且没有任何制式。”押切说。

张瑜问到了《天刀》,后者抱着尝试的心态参与进来,在最后部分由七位模特身着游戏中的服饰登场。押切穿的正是“心王·祈年”,由天刀与苏绣皇后姚建萍共同打造,而不再是草草制成的汉服。

纽约时装周期间,押切身着“心王·祈年”在哈德逊河畔街拍

国风被越来越频繁地提及,如果说先前都只是征兆,那么2018年几乎可以被视作国风元年:“中国华服日”活动在西安大明宫遗址紫宸殿举行,共青团中央将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设立为中国华服日;华裳九州举办第二届国风时装秀时有商家主动找到了他们;故宫文创周边走红;综艺节目《国风美少年》播出……腾讯研究院相关研究显示,2019年,仅国风游戏的用户规模便达到3亿,53%的用户表示会因为“喜欢中式传统审美风格”而消费相关的文化产品。

玩家把国风与《天刀》也放在了一起,起初顾婷婷疑惑玩家为什么会如此理解,她开始思考:对于玩家来说,国风到底意味着什么。

“慢慢我就发现,这是很好的。”顾婷婷说,“如果把《天刀》里面一切的东西都叫武侠,就很奇怪,我们的音乐是武侠音乐吗?我们的衣服是武侠服装吗?我们的家园叫武侠房子吗?我们在游戏里面钓的鱼,叫武侠钓鱼吗?不是。但你可以用‘国风’这个词,国风家园,国风音乐。国风是可以概括这一切的,而武侠不能。”

和80后这一代从读书到工作,一直都要喘口气、要反抗的状态不同,“00后的那些小朋友,他们是:我要想办法找一个地方,去释放我满满的情绪、满满的热爱、满满的动力,我要找一些事情去投入我的情感。”顾婷婷说。

年轻人不羞于表达自己的喜好。而这些重要信号指向某种情感需求,他们需要新鲜内容,需要自豪感,需要认同,确认我是我、我们是我们。

文化是一个过程

同样在2018年,腾讯将自己的文化战略,从“泛娱乐”升级成为“新文创”。更加自觉地关注IP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良性循环,通过对传统文化的创新演绎,为用户带来更多高品质的文化内容和体验,成为腾讯众多文化内容产品的共识。

不难看出,这其实正是《天刀》过去一直在努力的方向,而在“新文创”战略的指引下,这种探索也开始变得更加系统、多元。2018年,天刀首次将三套凝聚了花丝镶嵌、苏绣、云锦这三种非遗文化的天刀华服送上了纽约时装周展厅,精美的技艺让国外的设计师、艺术媒体惊叹不已;同时,他们也在不断尝试,将包括古琴、书法、京剧、敦煌飞天、漳州制鼓、粤绣、湘绣等等在内的多种传统文化元素集邮式植入到游戏里。在《天刀》“十城明月”上线盛典,主持人穿的华服便结合了湘绣,由湘绣大师刘爱云及其弟子肖瑛参与完成。

传统文化的传承往往面临着许多问题,肖瑛更切身地感知到,“湘绣所面临的问题,就是产品太传统,不适合年轻人的审美。”湘绣博物馆中绣娘所织的大部分最后变成挂在墙上的艺术品,或者礼品。

出于这个原因,在早期阶段的合作Tiandao和湖南刺绣、湘绣博物馆提供了一个批处理模式,可以放在衣服上。收集财宝绣花不是老虎而是油画的外国领导人。他们也很麻烦,不知道什么样的模式是年轻人喜欢的模式。“你需要一个平台和跨行业合作可以刺激更多的创意和想法,对吗?”晓英说,她渴望变革。

后来,天刀的美术团队重新进行了图样设计,用了更淡雅的配色与更抽象的图形。杨峰说:“文化应该是有发展、有演绎的,把最精华的部分留下来,我们叫作‘国风传承,虚拟时尚’,我们认为这八个字是合在一起的。”

湘绣大师刘爱云正在绣制湘绣主题华服“天衣·未央”纹样

“这其实也是我们文化的特性之一。”顾婷婷说,西方文化常用征战和圈地来区分同族与否,而东方文化则“边界感不强,更像是一条缓慢流动的河,从源头开始不断变化,不断融入新时代的社会风情,在现代也应不断注入新的血液”,这种不知不觉的过程与自我认知的探寻,和国风的苏醒紧密相连。

现在我们提一个问题吧,什么是国风呢?它散见于音乐、美术、服饰、游戏等各个领域,却没有一个具体的内核或界限。

张瑜只知道自己喜欢传统文化的东西,并且一度把这种向往寄托在游戏中,“好看的皮肤我就想要买。”

袁敏哲也说不清国风之美究竟为何,于是向我描述了一种具体可知的感觉:“布料是层层叠叠的,纱跟纱交叠着。还有一种,里面有件很华丽的衣服,外面罩上一层纱,有一种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感觉,是含蓄的、婉约的、婀娜多姿的美。还有一种仪式感,大家在穿着这件衣服的时候,不自觉地会端着自己,搭配古代的礼仪,类似于这样的。”

这与顾婷婷提到的“韵”倒是有些接近。

她曾经看到一张宣传画,可是怎么都觉得不国风,他们后来讨论,得到的答案是:问题出在那些草上。“整张图片上面草的高度到小腿肚左右,草上面建了一些房子,远处有海。这个东西就非常不国风,因为在中国人的印象中,要么是一些非常矮的草,要么就是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样非常高的草,在中国的环境里你很少找到到小腿高的草,可能在澳大利亚比较多。”她说,“游戏要提供什么样的东西去跟玩家做审美上的沟通和传达,我觉得国风就是我们的连接点。国风绝对是代表了好的审美。《天刀》很多核心歌曲、音乐,在那个环境中,玩家的感受是那种国风的感受,含蓄中的忧伤,或者山河的壮阔。我们不是被具象的东西连在一起,而是被一个抽象的东西,叫国风审美,或者说是国风的韵味。”

学者王的雨鞋学古琴的他对古老的爱音乐。因为古琴圆密切相关汉服圈,他又开始接触汉服。她认为,民族风格更“作为一个审美风格和价值追求”,和“通过结合其他亚文化,各种民族风格文化社区派生:服装文化民族风格=汉服文化,古代风格的音乐,在线音乐民族风格=国内动画/漫画民族风格=民族风格动画/漫画……”

这样的社群普遍有对传统文化的发掘与转化,常常是被优质作品吸引而从被动转变为主动,她在《国风”为什么能成为下一个“二次元”?》中写道:

试图定义什么是“国风”的实践,大概都会归于失败。国风不是传统文化的简单回归,也不是彻底隔绝于传统的当代文化,它来源复杂、形态多样,不同国风文化社群的审美风尚与价值诉求也不尽相同。

但我们总能在它们身上看到某些相似的目标——那是一种力图弥合文化断层,将古代中国文化与全球化时代中的当代中国文化重新放置在一个贯通的文化体系中去理解的努力,是自觉寻找乃至于创造传统文化的当代性的努力。

“我觉得国风文化的东西也不是一个课题,《天刀》游戏存在本身就是国风文化的一部分。国风文化是由好多好多的碎片组成的,不是说我在和国风文化携手,我觉得我是国风文化当中的一个(碎片)。”顾婷婷说,“文化是一个过程,是大家集体创造的一个过程、全民创造的一个过程。”

羁绊

现在,顾婷婷如此看待自己的日常工作——这里有一个东西,那里有一个机会,把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变成很棒的自洽的故事。张家界需要一些故事去承载它的玻璃桥,游戏需要新的内容,张瑜的团队需要走一些新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大家各自出力、出资源、出钱、出自己的影响力,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

顾婷婷仍然在不停写故事,从端游到手游,几乎所有的人物设定都经过她之手。

“做游戏之前,我写的纯粹是个人想写的东西,现在我会去考虑大家都有什么能力能够一起把这个故事讲好。我常常想,这个东西既不是我创造的,也不是美术创造的,也不是程序创造的,假设这个江湖真的存在,存在于某一个平行宇宙里,这些人是真正活着的,他们在经历他们的世界,然后我帮助他们把他们的命运揭晓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奇妙感受。”她讲到了视域融合,创作者不单纯是创作者,受众也不单纯是接收者,“你的理解跟我的产生了融合,最后成就的存在才是它的本体。我们之间有一种羁绊。”

后来我问杨峰,他曾经提到的“唤醒”是指唤醒什么?他讲,是对传统文化的喜爱。我想这背后有更多可以探讨的东西,于是问他为什么需要唤醒?

“为什么唤醒?”他重复一遍,笑起来,“这是中国人本源的东西,我想被唤醒,我也很喜欢。IP这些东西是有积淀的,是有传承作用的,产生文化认同、民族性格。”

他和袁敏哲都提到了自1990年开始陆续发行的游戏系列《轩辕剑》、水墨风的地图,以青铜和木头制成的机关术,“它甚至影响了我的人生轨迹。现在玩游戏的年轻人很多,我们也会影响年轻人的轨迹,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如果你说什么样的游戏是“天堂刀”,野心是自然成为了世界顶级。同时,杨峰会上展示了一些他的温柔和无限的爱。他慢了下来,说:“做一个生动活泼的游戏。经验带到玩家,即使玩家失去了未来,不再玩,他们仍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经历当他们谈论“天空刀片”。”

大家都提到杨峰是个有判断力并且包容的人,这大概来自他对周围人的理解和保护。就像他知道顾婷婷的极大优势是强烈的表达愿望,便让她表达,“好在她刚来的时候不懂游戏,抱着学习心态,我可以怼她,我告诉她这是游戏的思维方式和写作,和写小说、拍电影是不一样的,我们在融合。”也知道袁敏哲和屈禹呈有自己的艺术理念,袁敏哲害羞、内向,能量全在画笔之下,“不去保护好他们的艺术追求,很容易就陷入平庸,我们希望保护好。我能理解产品运营身上背负的压力,技术人员会对技术有极致的要求,也鼓励美术有自己的艺术执念。他们提出的每一个idea,画很多的草图、原画,在他们看来都是心血。”

十年过去了,他们仍然保持着各自的热情、好奇、敏感,也保持着各自的暴躁、固执,杨峰说:“我们是能够吵架的人,现在还在吵,但吵架不散伙的团队才是好团队。”他们要写武侠,也要改变;要做游戏,也要美育;他们顺应时代的变化,也要创造变化,以此来表达一群苛刻、包容、自由、浪漫的人可以如何生活。

如今他们提起未来时,显得更有底气,顾婷婷讲自己从来都是一个偏乐观和积极的人,“任何东西往前走,都会有生命力的,不存在一个时代过去了,一个时代没落了。(所谓衰落)都是没有做好这件事,而在发出一些哀鸣。现在年轻用户群体心态挺好的,薇娅能做出薇娅的江山,快手能做出快手的江山,大家各自去走各自的路,都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

“十城明月”《天刀》手游上线盛典

关于南周

交流与合作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南方周末APP下载

南方周末公众号

南周知道公众号

24楼影院公众号

南瓜学堂公众号

广东南方数媒工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ICP经营许可证号:粤B2-20050252号网站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信息监督电话:020-87361587|监督邮箱:nfzm@infzm.com

精品推荐